首页 经济要闻 政策法规 经济数据 功能区域 热点专题 影像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聚焦新医改 > 医改图片
北京、深圳医改看上去很美

2012-08-27 15:20   来源:中国经营报

  公立医院改革方向正确,医药价格仍未调整到位

  关注完了宏观经济,我们再回到身边的话题。从今年7月1日起,到北京友谊医院看病的人都能感受到了一些新变化:拿到手的收费单里,药费少了,诊疗费多了。这“一多一少”体现出来的是新一轮公立医院改革的首要目标:医药分开。

  新一轮医改的重头戏公立医院改革试点7月起在北京和深圳两地同时拉开帷幕。北京的友谊医院取消了15%药品加成、取消挂号费、诊疗费,同时设立每人次42元到100元不等的医事服务费。而在深圳,有67家公立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患者也可以凭医院处方到社会药店买药。

  长久以来,中国医院以出售药品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情况造成了一系列问题。患者苦于看病难和看病贵,医患关系日趋紧张,血案屡屡发生。为解决这一问题,新一轮医改意欲打破“以药养医”的局面,理顺医疗价格体系,提高医疗服务水平。

  北京医管局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新政实施两周来,在友谊医院就诊的患者中有42%的人明显感觉到药品支出下降;近84%的患者认为专家门诊的交流和解释时间有所增加;患者对友谊医院医生服务的总体满意率为86.4%。

  采访文字实录:

  主持人:到目前为止,公立医院的改革试点工作积累了哪些经验?更大范围内的改革工作要如何去推进呢?今天我们请来了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先生和我们来聊聊这一个话题。

  朱老师,医改是大家非常关心的话题,在北京和深圳这两个地方,“医药分开”试点工作已经进行了快要一个月的时间了,您如何去评价这个试点,如何去看待这两地在试点时的一些异同呢?

  朱恒鹏:我对北京的医改有过这么一个评价,开始向正确的方向走出了第一步,为什么说正确的方向呢?北京这次有个非常重要的改革,开始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医疗服务收费,我们以往的医疗体制很多问题一个很直接的根源就来自医疗服务价格,严重偏低,这是第一个评价。第二个评价,这是很温和的一步,为什么说很温和呢?就是因为我们这次取消药品加成,所谓的“医药分开”,仅仅是取消了在采购价之上加的15%的部分,而我们的以药养医体制,事实上医院的收益不仅仅是15%,在这15%之下,还应该有20%到30%左右的药品收益,这次改革还没有触及到这一块儿,所以这是说温和。

  主持人:那么就是在正确的方向上走出温和的第一步,那您看北京和深圳这两个地方在试点上或是具体操作上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朱恒鹏:具体的操作当然有不一样,第一个很显著的差异就是深圳没有明确地提高医疗服务价格,这也是深圳今年试点半个多月以来已经出现问题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药品加成取消,医院收入下降,医生的收入也会下降,当然医生的工作积极性就会下降。第二个差异,深圳这次铺开的面较大,在全市开始推行,北京就特别谨慎了,也许是地处首都吧。

  主持人:那它这样的试点检测出的范围相对来说就要比深圳小一些。

  朱恒鹏:应该是,因为毕竟是一家医院,可控制,另一方面,大家包括政府相关部门,也包括医院,把精力都放在这一家医院上,试点嘛,我们以往的经验是,试点总是能够搞成功的,但是试点的经验能不能推广开,这的确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主持人:刚刚您也提到,其实这一次医改政策中比较核心就是取消医院在出售药品时在进价基础上加价15%的操作,我们看到实际情况中,出现了药品价格下降和医疗服务费用上升的状况,那么,就您现在的判断来讲,这种变化是否已经反映出医疗服务和药品的真实价格?

  朱恒鹏:我刚才说现在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医疗服务的价格,或者说医生劳动的价值,严重地被低估,北京的这次提高,就比例而言,幅度还不算小,过去普通挂号费是5元,这次提到42元,应该是涨了7倍,听起来很大了,但事实上,在我看来,三甲医院的普通挂号费应该会在100元以上才能够真正体现医生的价值,当然,具体它真实的价值有多高,这是由市场来测的,所以还没有真实反映出。而药品在加成之下的那些灰色部分还没有触及,所以药品的价格也没有回到真实的价值。

  主持人:作为患者来讲,挂号费从2块钱涨到40多块钱,甚至您说的到位还得要100多块钱,老百姓会觉得自己的整个医疗负担好像是又增加了。

  朱恒鹏:就友谊医院实行半个月来的数据看,也包括我之前对这个问题作出的一些深入的研究,价格理顺的话,医疗服务价格涨到位,药品价格降到位,老百姓总体的医疗负担会略有下降,不会上升。

  主持人:有一个问题,药品价格15%的加成取消了之后,医院会有一个药品收入减少的损失,按照医改的思路,这部分会有相应的补偿机制,您觉得这个损失大概会有多少,另外,补偿是不是一个可持续性的政策?

  朱恒鹏:取消加成以后,药品的收益计算并不太难,根据它过去三年药品的销售收入,然后再考虑到以后若干年药品销售收入的增长性,大致能够估算它在取消15%的加成后药品收入会下降多少,比如说这次友谊医院,今年药品收入因政策影响可能会减少1.26亿。在这个过程中,那边的医疗服务价格上涨基本上能弥补这部分收入。

  主持人:其实我们看到,取消这15%的药品加价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医药分开,您跟我们说一下如何才算是真正地把医药彻底分开?

  朱恒鹏:它的含义应该是按国际惯例,病人在门诊机构拿到药方之后可到社会药店买药,所以说医药分开的含义具体是指这个。通俗地讲,开什么药,开多少药,他的唯一考量因素是患者的病情需要,与他个人的经济收入是没有关系的。第一步仅仅是提高医疗服务价格,降低药品收入,好像大家还没有看到,但是医院内部已经体会到了,深圳的医院也深刻体会到了,医生的收入受到影响。那么,医生的收入怎么调整?用人自主权问题,然后大家就开始对院长的能力,院长的能力当然又体现出院长的选拔机制,所以它会一步步往下走,那么这就会一步步触及到我们体制的弊端。

  主持人:非常感谢朱先生的分析!

  迈出医药分开这一小步,可以说也浓缩了整个医疗体系改革的进程。想要恢复长期以来扭曲的体制造成的医患矛盾,免除医护工作者和患者不必要的烦恼和忧虑,还需要从问题的根子上做更多的事情。

  

 
推荐 | 关闭 | 收藏 | 打印
最新发布
一周热点新闻
首 页  |  经济要闻   |  政策法规   |  经济数据   |  功能区域   |  热点专题   |  影像北京
京ICP备08003934号
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 -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