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要闻 政策法规 经济数据 功能区域 热点专题 影像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聚焦新医改 > 国外经验
特朗普新医改未战先败

2017-07-19 10:39   来源:北京商报

  推翻了奥巴马医改,新的医保法案同样未能过关。美国总统特朗普旨在推翻“奥巴马医改”大部分内容的新法案,虽在美国众议院投票中获得通过,还没走到参议院就遭到废弃。在民主党人看来,特朗普医改是“打着医改法案幌子的亿万富翁减税方案”;在共和党人眼中,则是“借了共和党的壳换汤不换药的改革”。

  放弃新法

  一切不得不从零开始。美国当地时间周一晚间,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宣布共和党放弃使用新医保法案来立刻取代奥巴马医改,接下来的计划是先投票废除奥巴马医改,再以两年为期提出新的医改方案。

  在麦康奈尔宣布放弃新医保法案之前,又有两名共和党参议员宣布将不会支持特朗普的新医保法,这让反对新医保法的共和党参议员人数增加到四人,意味着在参议院仅以52对48占据微弱人数优势的共和党已经无法使得新医保法获得至少50票赞成,针对新医保法取代奥巴马医改的辩论将无法开启。

  来自犹他州的参议员李和堪萨斯州参议员莫兰周一晚间宣布将反对共和党的医保法案取代奥巴马医改。此前来自肯塔基州的参议员保罗和缅因州参议员柯林斯已经宣布他们不会支持开启推翻奥巴马医改的辩论。

  李在声明中指出,新医保法没能为中产阶级家庭降低保险费。而莫兰在声明中强调他一直希望推翻奥巴马医改,但是新医保法并没有解决医保成本日益增长的问题。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魏南枝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提到了医改给美国中产阶层带来巨大压力。“美国普通中产阶层医保费用上涨15%-20%,而受益程度却没有明显扩围,这意味着医改的原本设计意图虽然是好的,但却没有起到积极的效果,尤其是给美国社会中产阶层带来了极大的不满。”魏南枝称。

  自上周失去两名共和党人支持后,麦康奈尔本来顺利熬过了周末,没有再失去任何一名共和党同伴的支持。此前麦康奈尔还推迟了上周的投票,为了等待亚利桑那州参议员麦凯恩做完手术归来增加一票赞成。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纽约州参议员舒默也表示,最新的反对票证明新医保根本不可行,共和党应该重新与民主党合作推出新法案。不过从麦康奈尔的声明看来,即便不能立刻通过替代案,共和党也希望尽快推翻奥巴马医改。

  两年为期

  麦康奈尔在声明中说,很遗憾的是,废除并立即取代“奥巴马医改”的努力显然将不会成功。

  麦康奈尔表示,参议院将投票暂缓两年废除“奥巴马医改”方案,从而使美国医保体系向一个“物美价廉且以病患为中心的医疗体系”平稳过渡。

  特朗普对麦康奈尔的表态表示不满。他当天晚间通过社交媒体说:“共和党人应该现在就废除 奥巴马医改 ,并从零开始设计一个全新的医保计划。”

  魏南枝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揭示了特朗普医改两头不讨好的原因。“从特朗普医改的实质看,他倾向于全民医保,这种覆盖面实际与奥巴马不谋而合。但在实操层面,特朗普又反对民主党式的大政府购买,并不愿意为所谓的全民买单。里外矛盾导致了医保法案不仅遭到民主党的强烈反对,也令共和党内部传统建制派不满。”

  为实施“美国优先”战略,减轻企业负担,减少政府在医保方面的巨额开支,特朗普政府不顾上千万低收入者的利益,执意推出了旨在替代奥巴马医改法案的新医保法案。

  两年前,共和党所控制的参众两院曾通过一项法案决定废除“奥巴马医改”,但被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否决。废除和取代“奥巴马医改”是特朗普和共和党在2016年大选期间的重要承诺,特朗普就职后,这也成为他和共和党努力推动的首要立法事项。

  今年5月初,修改版的《美国医疗法案》最终在受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以4票的微弱优势获得通过。共和党参议员在此基础上进行修改于6月22日推出了《更好医保和解法案》。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刁大明认为,相对于3月下旬那个版本而言,新版本做了比较多细节的调整。允许各州决定对于奥巴马医改相关项目的一些豁免,强调了各州的自由选择权;另外针对医疗补助项目的覆盖范围进行了缩减,从而也一定程度上减少了联邦财政的支出。只要国会的共和党各方可以接受,最终能够帮助他兑现竞选承诺,特朗普也都会接受。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说:就特朗普本人而言,通过新医保法案是他在任期间的政治胜利。而就制度而言,通过新医保法对于美国医保制度中的结构性问题并没有多大作用。

  高价医疗

  虽然医疗技术先进,但医疗花费居高不下,已成为美国社会长期关注的问题。在奥巴马上任前,美国是发达国家中惟一没有实现全民医保的国家,有超过15%的人没有医保。

  奥巴马医改法案的核心是《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其主要目标是扩大医保覆盖范围,降低医疗费用,提高医疗服务质量。2010年由奥巴马签署成为法律。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美国没有保险的人数从2009年的4860万人减少到2016年的3000万以下,所占人口比例从15.7%降至8.6%,医疗保险覆盖面明显扩大,这主要是由于医改实施以来购买医疗保险的中低收入者持续增加。

  2015年,美国用于医疗方面的总支出达3.2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7.8%,人均花费9990美元,远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2016财年联邦政府用于医疗保险的开支超过1万亿美元,占联邦总开支的28%,且比例持续上升。

  由于“奥巴马医改”对保险公司做出了更为严格的监管规定,很多保险公司终止之前的产品,使得一些投保人不得不更换医保计划,新的医保方案可能价格更高。

  预计医改项目下的费用在2017年会出现明显上涨,原因是在改革实施的前几年,联邦政府对中低收入投保人给予较多补贴,随着政策效应递减,保费上涨明显。2016年保费平均同比上涨7.5%,2017年预计平均同比上涨25%。

  不断上涨的保费引发投保人不满。他们认为,奥巴马医改让很多低收入的人获得了医保,“羊毛出在羊身上”,这实际上是用他们的钱补贴穷人。有评论指出,医改对低收入者的医疗花费不设上限,实际上是过分注重公平,忽视效率,长期来看,将面临入不敷出的窘境。

  由于商业医保覆盖的人口超过一半,对于更多人来说,费用攀升的压力主要体现在保险金上。根据凯撒家庭基金会的调查,1999-2015年,在职人群的收入增长56%,通胀率增长只有42%,但保险金增长203%,其中雇员对保险金的贡献增长了221%。

  凯撒家庭基金会的一项统计显示,民众最为关注的医疗问题是医疗花费和处方药品价格过高、成瘾类药物滥用等痼疾。即便有新的医保方案出台,美国在医疗保险方面还将面临效率、成本等一系列问题。

 
推荐 | 关闭 | 收藏 | 打印
最新发布
一周热点新闻
首 页  |  经济要闻   |  政策法规   |  经济数据   |  功能区域   |  热点专题   |  影像北京
京ICP备08003934号
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 -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