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要闻 政策法规 经济数据 功能区域 热点专题 影像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关注物价 > 重点商品物价关注 > 其他
煤炭业加快去产能 量价齐跌净利润大幅跳水

2015-08-17 09:47   来源:中国电力报

  7月30日,国家安监总局召开会议,强调要加快“减矿、减产、减面、减人、减事故”,推动煤矿企业扭亏脱困、煤炭行业转型升级、煤矿安全治本攻坚,让更多煤矿实现全年“零死亡”。同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媒体通气会上表示,煤矿违法违规建设和生产的问题比较突出,这些问题既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也加剧了市场供需失衡矛盾,成为制约煤炭行业走出困境和实现健康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各部委针对煤炭行业转型脱困如此密集地发声,其困境可见一斑.

  量价齐降跌跌不休

  在2014年第四季度煤炭价格短暂的止跌企稳后,2015年煤炭行业再度深陷“寒冬”。

  据国家统计数据,上半年全国原煤产量17.89亿吨,同比减少1.1亿吨,下降5.8%;另据煤炭运销协会快报,上半年全国煤炭企业销售16.2亿吨,同比减少1.42亿吨,下降8.1%。产量降低,进口同样大幅减少,据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累计进口煤炭9987万吨,降幅达37.5%;出口234万吨,同比下降25.9%。

  反之,煤炭库存则持续处于高位。截至6月末,全社会存煤已持续42个月超过3亿吨。煤炭企业存煤持续在1亿吨左右,重点发电企业的存煤可用天数达22天之久。

  伴随着煤炭产销量的持续下降,发运量的降幅也日渐扩大。上半年全国铁路累计发运煤炭10.2亿吨,同比减少1.27亿吨,下降11.1%;主要港口发运煤炭3.3亿吨,同比下降3.2%。

  其实煤炭产量下降并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英国石油公司(BP)中国官网6月10日发布的2015《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显示,2014年世界煤炭总产量81.65亿吨,比上年下降0.7%。当年全球煤炭消费只增长了0.4%,远低于过去十年2.9%的平均水平。煤炭在全球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跌至30%。

  而对于广大煤企来说,比产量下降更为严重的问题是煤炭价格的 “跳水”。

  从国内煤炭价格变动情况看,近三年全国煤炭价格大幅下降。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动力煤价格每年下降100元/吨左右,秦皇岛港5500大卡下水煤价格由2012年5月的780元/吨下降至今年7月15日的410~420元/吨,降幅47%;仅今年就下降了110元/吨,价格处于近10年来的低位。炼焦煤价格降幅更大,平均比年初下降了80~100元/吨,降幅10%左右,同比下降300元/吨左右,降幅达30%。

  煤企亏损前路艰难

  煤炭量与价齐跌导致的最直接后果就是煤炭企业的净利润大幅跳水。国家发展改革委数据显示,今年前六个月,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实现利润200.5亿元,亏损企业亏损额达到484.1亿元,大中型煤炭企业亏损面已达到70%以上。

  煤炭大省山西上半年全省煤炭行业亏损超过40亿元,连续12个月全行业亏损,利润同比减少60.7亿元。

  而随着上市公司半年报业绩陆续揭晓,在已发布半年报或业绩报告的企业中,仅有露天煤业一家实现盈利增长,其余企业净利润同比跌幅均超40%。国内煤炭行业标杆的中国神华业绩快报显示,上半年实现营收877.83亿元,同比下滑32.1%;净利润约117亿元,同比下降45.6%。这已经是中国神华自2012年起连续四年处于下降趋势。

  从“黄金十年”挖煤就能赚钱,到如今“多挖煤不挣钱,少挖煤丢市场”,煤炭行业未来依然将面临“冰火两重天”的考验。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放缓以及经济结构调整带来的市场环境变化,房地产萎靡、焦化和钢铁行业产量过剩、电价下调等因素都导致了煤炭市场需求的低迷。而近两年来城市雾霾问题备受关注,来自环境政策层面的约束正在不断加强,进一步引发了全社会对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的反思。2014年,水电、风电、核电、天然气等清洁能源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就已经由2013年的15.6%提升至16.9%,洁净能源和非化石能源对煤炭的替代作用明显。

  产能过剩政策来扶

  除了这些市场耳熟能详的原因,煤炭行业困境更深层的原因还在自身。

  “黄金十年”期间,煤炭产能迅速扩张,建设大幅超前,产能过剩压力加大。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的通报,2006年以来,煤炭采选业固定资产累计投资3.3万亿元,累计新增产能30亿吨;目前全国产能超过40亿吨,在建项目规模超过10亿吨,新增产能正在集中释放。更有一些地方和煤炭企业违法违规盲目建设生产,采取“以量补价”的方式抢占市场份额,进一步加大了产能过剩压力。事实上,早在2014年国家相关部委就开始推动煤炭行业脱困工作。2014年9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2014年12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将煤炭资源税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国家税务总局统计数据显示,煤炭资源税改革后,煤炭企业总体负担减少22.34亿元。10月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宣布调整煤炭进口关税,决定从10月15日起,取消多个煤种的零进口暂定税率,实施3%~6%不等的最惠国税率。

  进入2015年后,如何化解过剩产能更是成为政策加码的重点。3月份,国家能源局下发《做好2015年煤炭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的通知》,公布了全国2015年煤炭行业淘汰落后产能计划,要求在2015年要淘汰煤炭行业落后产能7779万吨、煤矿1254座。短短一个月之后再次下发 《关于严格治理煤矿超能力生产的通知》,明确提出到2015年底开展严格治理煤矿超能力生产专项活动。7月份,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2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对违法违规建设生产煤矿实施联合惩戒的通知》,要求有关部门和行业企业,必须严格治理违法违规煤矿建设和生产,严格治理超能力生产。

  分步转型加快“去产能”

  针对当前煤炭产业迫切需要加快“去产能”的现状,业内人士的观点其实没有根本性分歧,认为要想通过市场机制调控产能,使煤炭企业脱困,首先要抑制住新增产能的冲动,淘汰落后产能,优化煤炭开发布局,推动煤炭结构调整,提高生产集中度;其次要减轻煤炭企业负担,解决税负重和铁路运费调整等问题,同时加快分离煤炭企业办社会职能的工作;此外还应健全衰老报废煤矿退出机制,从政策上支持淘汰落后生产能力。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则从行业协会角度建议,应强化企业自律意识,主动减产,以控总量、稳价格为重点,坚持内部挖潜,努力维持市场供需平衡,防止降价促销,引发恶性竞争,推动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努力促进煤炭经济平稳运行。

  但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刘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他认为与当前绝大多数产能过剩行业一样,煤炭企业的退出机制并不完善。如果按照上述市场机制的逻辑,目前符合被市场淘汰的企业,往往都具有职工多、债务重、转型困难等问题,行业脱困工作依然繁重。

  7月30日,国家安监总局召开会议,强调要加快“减矿、减产、减面、减人、减事故”,推动煤矿企业扭亏脱困、煤炭行业转型升级、煤矿安全治本攻坚,让更多煤矿实现全年“零死亡”。同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媒体通气会上表示,煤矿违法违规建设和生产的问题比较突出,这些问题既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也加剧了市场供需失衡矛盾,成为制约煤炭行业走出困境和实现健康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各部委针对煤炭行业转型脱困如此密集地发声,其困境可见一斑.

  量价齐降跌跌不休

  在2014年第四季度煤炭价格短暂的止跌企稳后,2015年煤炭行业再度深陷“寒冬”。

  据国家统计数据,上半年全国原煤产量17.89亿吨,同比减少1.1亿吨,下降5.8%;另据煤炭运销协会快报,上半年全国煤炭企业销售16.2亿吨,同比减少1.42亿吨,下降8.1%。产量降低,进口同样大幅减少,据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累计进口煤炭9987万吨,降幅达37.5%;出口234万吨,同比下降25.9%。

  反之,煤炭库存则持续处于高位。截至6月末,全社会存煤已持续42个月超过3亿吨。煤炭企业存煤持续在1亿吨左右,重点发电企业的存煤可用天数达22天之久。

  伴随着煤炭产销量的持续下降,发运量的降幅也日渐扩大。上半年全国铁路累计发运煤炭10.2亿吨,同比减少1.27亿吨,下降11.1%;主要港口发运煤炭3.3亿吨,同比下降3.2%。

  其实煤炭产量下降并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英国石油公司(BP)中国官网6月10日发布的2015《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显示,2014年世界煤炭总产量81.65亿吨,比上年下降0.7%。当年全球煤炭消费只增长了0.4%,远低于过去十年2.9%的平均水平。煤炭在全球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跌至30%。

  而对于广大煤企来说,比产量下降更为严重的问题是煤炭价格的 “跳水”。

  从国内煤炭价格变动情况看,近三年全国煤炭价格大幅下降。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动力煤价格每年下降100元/吨左右,秦皇岛港5500大卡下水煤价格由2012年5月的780元/吨下降至今年7月15日的410~420元/吨,降幅47%;仅今年就下降了110元/吨,价格处于近10年来的低位。炼焦煤价格降幅更大,平均比年初下降了80~100元/吨,降幅10%左右,同比下降300元/吨左右,降幅达30%。

  煤企亏损前路艰难

  煤炭量与价齐跌导致的最直接后果就是煤炭企业的净利润大幅跳水。国家发展改革委数据显示,今年前六个月,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实现利润200.5亿元,亏损企业亏损额达到484.1亿元,大中型煤炭企业亏损面已达到70%以上。

  煤炭大省山西上半年全省煤炭行业亏损超过40亿元,连续12个月全行业亏损,利润同比减少60.7亿元。

  而随着上市公司半年报业绩陆续揭晓,在已发布半年报或业绩报告的企业中,仅有露天煤业一家实现盈利增长,其余企业净利润同比跌幅均超40%。国内煤炭行业标杆的中国神华业绩快报显示,上半年实现营收877.83亿元,同比下滑32.1%;净利润约117亿元,同比下降45.6%。这已经是中国神华自2012年起连续四年处于下降趋势。

  从“黄金十年”挖煤就能赚钱,到如今“多挖煤不挣钱,少挖煤丢市场”,煤炭行业未来依然将面临“冰火两重天”的考验。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放缓以及经济结构调整带来的市场环境变化,房地产萎靡、焦化和钢铁行业产量过剩、电价下调等因素都导致了煤炭市场需求的低迷。而近两年来城市雾霾问题备受关注,来自环境政策层面的约束正在不断加强,进一步引发了全社会对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的反思。2014年,水电、风电、核电、天然气等清洁能源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就已经由2013年的15.6%提升至16.9%,洁净能源和非化石能源对煤炭的替代作用明显。

  产能过剩政策来扶

  除了这些市场耳熟能详的原因,煤炭行业困境更深层的原因还在自身。

  “黄金十年”期间,煤炭产能迅速扩张,建设大幅超前,产能过剩压力加大。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的通报,2006年以来,煤炭采选业固定资产累计投资3.3万亿元,累计新增产能30亿吨;目前全国产能超过40亿吨,在建项目规模超过10亿吨,新增产能正在集中释放。更有一些地方和煤炭企业违法违规盲目建设生产,采取“以量补价”的方式抢占市场份额,进一步加大了产能过剩压力。事实上,早在2014年国家相关部委就开始推动煤炭行业脱困工作。2014年9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2014年12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将煤炭资源税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国家税务总局统计数据显示,煤炭资源税改革后,煤炭企业总体负担减少22.34亿元。10月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宣布调整煤炭进口关税,决定从10月15日起,取消多个煤种的零进口暂定税率,实施3%~6%不等的最惠国税率。

  进入2015年后,如何化解过剩产能更是成为政策加码的重点。3月份,国家能源局下发《做好2015年煤炭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的通知》,公布了全国2015年煤炭行业淘汰落后产能计划,要求在2015年要淘汰煤炭行业落后产能7779万吨、煤矿1254座。短短一个月之后再次下发 《关于严格治理煤矿超能力生产的通知》,明确提出到2015年底开展严格治理煤矿超能力生产专项活动。7月份,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2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对违法违规建设生产煤矿实施联合惩戒的通知》,要求有关部门和行业企业,必须严格治理违法违规煤矿建设和生产,严格治理超能力生产。

  分步转型加快“去产能”

  针对当前煤炭产业迫切需要加快“去产能”的现状,业内人士的观点其实没有根本性分歧,认为要想通过市场机制调控产能,使煤炭企业脱困,首先要抑制住新增产能的冲动,淘汰落后产能,优化煤炭开发布局,推动煤炭结构调整,提高生产集中度;其次要减轻煤炭企业负担,解决税负重和铁路运费调整等问题,同时加快分离煤炭企业办社会职能的工作;此外还应健全衰老报废煤矿退出机制,从政策上支持淘汰落后生产能力。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则从行业协会角度建议,应强化企业自律意识,主动减产,以控总量、稳价格为重点,坚持内部挖潜,努力维持市场供需平衡,防止降价促销,引发恶性竞争,推动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努力促进煤炭经济平稳运行。

  但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刘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他认为与当前绝大多数产能过剩行业一样,煤炭企业的退出机制并不完善。如果按照上述市场机制的逻辑,目前符合被市场淘汰的企业,往往都具有职工多、债务重、转型困难等问题,行业脱困工作依然繁重。

 
 
推荐 | 关闭 | 收藏 | 打印
最新发布
一周热点新闻
首 页  |  经济要闻   |  政策法规   |  经济数据   |  功能区域   |  热点专题   |  影像北京
京ICP备08003934号
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 -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