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要闻 政策法规 经济数据 功能区域 热点专题 影像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关注物价 > 分析预测
房贷总体未收紧 各家银行政策不一现分化

2016-06-17 08:29   来源:财经网

  据记者了解,有个别银行前期放的较快,但在“便宜资金”越来越难拿的情况下,主动停掉了住房按揭贷款。

  然而一家股份行分行零售部人士却表示,其所在银行2016年上海地区全年的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业绩指标为同比增长10%以上,截至目前,已经完成全年指标。

  日前,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全国房地产开发和销售最新数据显示,1-5月份,全国房地产投资34564亿元,同比增长7.0%,增速比1-4月回落0.2个百分点。另外,商品房销售面积及金额增速均有所回落。

  一位大行宏观政策研究部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此前市场一直担心过度的投机热潮以及资产价格上涨会带来货币政策的“转中”(即由宽松货币政策转向中性货币政策),但在各地频出调控政策的情况下,交易量虽然略有回落,但价格并未出现明显抑制,反而在各地地王的影响下,预期值被进一步推高。

  在逆周期的管理原则下,市场对楼市可能的金融调控也有一定预期,这包括房地产开发类贷款以及今年以来各大银行大力推进的按揭贷款额度,是松还是紧?

  各银行房贷松紧有分化

  近期,市场传言,有股份银行开始收紧房贷口子,未来规模会大幅降低,利率也会有所变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向多家银行进行求证。

  一位四大行信贷部门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并没有接到收紧房贷的通知,现在大环境不好,实际情况是,额度都放不出,任务根本无法完成。“房贷增速上不去,资产荒背景下,各行竞争较为激烈,房贷增速接下去有可能会提升。”

  “收缩房贷不是普遍现象,可能部分银行前期过松,现在紧些,但并不意味着大趋势收紧。应该说总体宽松,这是大方向,但逆周期监管原则下,可能部分银行略有调整。”上述信贷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该大行近期略微调整了前期的地产信贷政策,与此前相比“略松”。理由是,之前政策太紧了,经济形势不好,银行也要生存,而房贷市场相对安全。“按揭贷款和开发贷款都会相对宽松。降杠杆主要是首付贷。”

  对此,一家中等规模的股份行对公部门负责人认为:很简单的逻辑就是经济还是要靠房地产来拉动。因此,房地产政策下半年不会“大收”,总体上调整不大。另外,现在各地的棚改项目如火如荼,基本被国开行承包,利率可以低至1.2%。

  但三四线城市并不好过。资金向一线聚集,反而推高地价。“不只是银行,像恒大这种以前一直只做三四线的现在都在往一线转换。”该人士称。

  他表示,行内对开发贷款的态度一直较为审慎,总行对房地产业务的否决率在一半以上。“不过,对于好的项目,还是有意愿全包的,要求把别的行踢出去。”

  某华东地区股份行人士表示,其所在银行一直以来对三、四线城市的地产项目实行严格准入。另有国有大行对公人士表示,目前上海的住宅开发项目已经不多,还是会主攻大项目。

  尽管没有来自总行的要求,某华南股份行支行人士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明确表示,“今年不会接任何房地产开发融资项目,对于房地产开发商而言,他们动用的融资杠杆太高,没有十分雄厚的财务实力,很可能出现风险事件。”

  政策并未收紧

  5月初,因为一些地区房价上涨过快,市场曾有收紧个人房屋按揭贷款的传闻。

  某华北地区股份行零售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截至目前,并未对个人房屋按揭贷款做收紧。“哪家有收紧的,都给我们来做好了。”该负责人笑言。

  另外一家股份行分行零售部人士也表示,其所在银行总行目前对上海地区的住房贷款是支持态度。“上海楼市新政以后也是这么定位的,只不过要严格执行相关要求。”其透露,该行2016年上海地区全年的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净增量)业绩指标为同比增长10%以上,而截至目前,已经完成全年指标。

  一位股份行对公业务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目前房贷增速尽管没有过完年到四月期间涨得那么快,但也并没有降。

  多名上海银行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不太可能出现对个人住房按揭贷款的收紧。上海楼市新政之后,房屋交易量下降,住房按揭贷款的增量也明显下降。如果不投放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对公贷款、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贷款,风险更加不可预测。

  不过,据记者了解,有个别银行前期放得较快,但在“便宜资金”越来越难拿的情况下,主动停掉了住房按揭贷款。比如包商银行最早打出八三折的优惠利率,但一直处于赔本赚吆喝的情况。此前一位大行支行行长告诉记者,房贷在九折以下,银行就基本不赚钱。

  “不能贸然提高利率,因为提高就没有市场,特别是在其他行都降低利率及审批标准的情况下。”上述行长称。据记者了解,三个月前,包商北分行停掉了其住房按揭贷款业务,抵押贷还可以继续做,同时加大了经营性贷款和消费贷款的投入。

  “大行好一些,有不少资金在账上,但也是在逐步减少,现在便宜钱不多了。如果不多,就去投别的。”该行对公客户经理告诉记者。

  前述某大行宏观政策研究部负责人告诉记者,2015年末,我国房地产投资9.60万亿,占同期全国固定资产投资55.16万亿的17.40%,固定资产投资(投资)在三驾马车中贡献最大。而在2016年一季度,这一现象表现得更明显,各项指标都出现向下的势头,只有房地产一枝独秀,对GDP同比数据的拉动达到0.6个百分点,较2015年底提升0.4个百分点。

  “这在很大程度上确定了下半年的金融基调不能过紧,很可能会导致紧缩而进一步削弱改革环境。”他认为,在策略应对上,不排除一些楼市积极政策边际效应的削减。“前期已经出台一些调控措施来应对房地产预期的高涨,而金融手段尚未动用,短期内(年内)我们认为也不会出台诸如降准、降息等手段,但在开发贷款及按揭贷款的发放上,也不排除一些’窗口指导’”。

  “但总体来看,拐点并没那么快到来,毕竟目前的货币政策相对宽松,短期仍然能保持一定上冲势头,明年走势仍需进一步观察。”该人士分析。

  

 

 
推荐 | 关闭 | 收藏 | 打印
最新发布
一周热点新闻
首 页  |  经济要闻   |  政策法规   |  经济数据   |  功能区域   |  热点专题   |  影像北京
京ICP备08003934号
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 -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