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化工企业遭围堵停产:产能迁移引发新矛盾
2013-09-17 06:48
来源:中国企业报
  近日,在位于衡水市武强县与沧州市献县、泊头市交界处307国道旁,东北助剂化工有限公司(简称东北助剂)大门口,从8月15日开始被附近11个村的200多名村民们24小时围堵,企业被迫停产。政府、企业虽尽力沟通,但是,村民们始终不相信政府和企业的承诺:污染能够控制到他们满意。村民们铁了心地要求拆除生产设备。
  东北助剂作为当地纳税大户、大型跨国公司供应商,面临着2002年从沈阳迁入衡水以来的最大一次生死存亡危机,矛盾爆发的背后是产能转移面临的新难题。
  国务院日前印发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明确要求,强化环境监管,严禁落后产能转移。
  村民围堵,化工厂被迫停产
  “不要有污染的金钱,只要有尊严地活着。”8月29日,记者来到东北助剂厂门口,见到的是附近11个村的村民将写着这些字样的纸板悬挂在简易凉棚上。
  “应该是报应吧,如果不是今年雨水大,我们也没有证据证明化工厂污染了我们几个村赖以生存的河水。”围堵村民中一位普通话比较好的村民向《中国企业报》记者介绍情况,7月底的一场大雨,附近数个村庄的农田被淹,而被淹的1600余亩玉米,在10余天内迅速枯萎,基本绝收。
  “有十几只羊喝了东北助剂排放出的污水就死了。”另一村民介绍说。为了证明水的毒性,当地村民将两条活蹦乱跳的小鱼放入从浅水沟采来的水样中。不到50秒,两条小鱼就死亡了。而实际上此时水沟中的水已经被大雨稀释过了。
  附近村民与东北助剂累计10余年的矛盾就此爆发。
  “闻的是臭气,喝的是脏水,我们已经忍受了10多年了。”围堵在厂区门口的一位村民向记者抱怨,最近几年每到半夜,总能闻到东北助剂排放出的废气味道,夏天必须关闭窗口,呼吸“憋气”,甚至在白天都能闻到从厂区飘来的废气味道。小流屯村里其他村民与附近的几个村村民也众口一词,他们形容这种废气“类似动物尸体腐烂或臭鸡蛋”的气味,这里也成了有名的“癌症村”。
  在村民向记者提供的一份最近三年内患癌症和因癌症死亡的名单上,记者看到,这59名患癌或因癌死亡人中,主要以肺癌和胃癌为主,五六十岁为患癌和死亡高发年龄段,而在这个年龄段中女性占比较大。此外,据媒体记者入户调查结果显示,还有多位村民称因家人患癌正在治疗,不敢告知本人病情所以不方便接受采访。
  村民随后又将记者带到了村民怀疑的东北助剂排污口。记者在现场看到,东北助剂的排污管线走向基本与一条农田小路相同为东西走向,附近村民为排出农田内积水,在小路两边横向挖了数条排水沟,这些排水沟的深度在20—30厘米左右,不过就在此深度却能看到东北助剂的水泥排污管线。
  沿着这条管线走向,记者发现这条管线的拐弯处为一口砖混结构的窖井,这口井的井盖已被掀开,距离井口数米的地方就是一条沟渠。
  东北助剂武强分公司总经理王洪洲称,该公司的排污管线都有专人寻护,他认为村民围堵厂区后,又把排污管线的井盖掀开。
  对此说法村民并不认可。武安庄村一位聂姓村民认为,这口砖混结构的窖井在上次大雨之后就被厂区排放出的污水冲开,记者在现场看到从东北助剂排污管线的井口到数米外的沟渠之间有明显的流水冲刷痕迹,痕迹呈黑色油污条状带。由于这条沟渠与武安庄村相连,村民怀疑此为羊被东北助剂污水毒死的证据。
  环保局敷衍,政府、企业无解
  东北助剂化工有限公司创立于1952年,2002年由沈阳整体搬迁到武强县,该公司主要生产橡胶助剂和防老剂等系列产品,出口欧美、东南亚等国家。
  王洪洲表示,由于村民围堵造成厂区停产,国外轮胎生产厂家因东北助剂迟迟不供货甚至准备提出赔偿要求,公司损失惨重。
  据武强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王建利介绍,东北助剂是与河北省环保厅联网的在线监测国控企业,他坚持认为公司COD、硫化氢、二氧化硫等主要污染物排放达到国家标准。在东北助剂厂,王洪洲出示了政府部门核发的排污许可证,他表示工厂内的污水经过厂区统一处理后,向外达标排放,其称工厂外排污水均达标,不存在污染问题。
  武强县环保局办公室主任葛岭也证实,武强县环保局和献县环保局对此还进行了联合检测,结果显示,污染物排放达到了国家标准。
  但是,对于记者提出想看一下检测结果时,却出现了值得玩味的一幕。
  武强县委宣传部王建利及环保局负责接待记者的葛岭先是让记者去献县环保局查看,当记者坚持表示想双方数据都看一下时,葛主任又表示,他们的检测数据是内部数据,不能作为法律依据,所以才不愿意给记者提供。在记者一再坚持下,他才勉强同意带记者去县环保局查看。
  经过了近5个小时的沟通与等待,记者终于被带到了县环保局。刚坐下,葛主任竟然递过来一个小条儿,上面是几个数据。他同时向记者解释,因为记者一定要看,所以他们临时安排人把数据写下来了,同时表示,因为是内部数据,不具备法律效力,所以拒绝记者拍照及抄录。
  记者随后查阅的环境保护部(环函〔2008〕157号)关于环境监测数据公开范围的有关问题的解释显示,环保部门在处理信访事项中形成的监测信息是否能够公开,应遵照《环境保护工作国家秘密范围的规定》及地方有关保守国家秘密的规定。如涉及国家秘密,不得公开;如不涉及国家秘密,可依申请公开。
  记者在采访中以及后续的跟踪关注中注意到,此次围堵事件发生至今,武强县政府部门采取了较为有效的措施,使得事件各方均保持了冷静和克制,未曾发生任何激烈的冲突。
  9月6日,相关部门已经对东北助剂查封、断电。同时,以县政府公告形式向村民做出承诺,除了回应村民诉求、核实农作物受损情况并组织赔偿之外,最为关键的两条是“对企业停产整顿,不达标不开工,后续问题不解决不开工”;“经权威机构会诊检测后,按照有关程序和政策依法处置,对企业该关闭坚决关闭”。
  9月8日,衡水市环保局、武强县环保局在公安局和公证人员的陪同下,再次进行水样提取,送北京检测。
  资料显示,东北助剂原名沈阳新生化工厂,是中国首家促进剂企业,后更名为沈阳东北助剂化工有限公司。当年公司的总工、现在沈阳某国家机关干部回忆说,上世纪末,因为公司设备不能满足“一控双达标”要求而停产,技术、设备全部转让。
  而如今的东北助剂相关负责人的说法则是,原沈阳东北助剂化工有限公司通过地方招商引资,以与衡水大陆化工有限公司合资的形式,于2002年整体搬迁到河北武强工业园,所有的管理、技术人员和设备也全部迁到河北。
  这家历史悠久、获得过多项荣誉的企业搬迁到武强县以来,依托衡水市橡胶加工产业发达的区位优势,公司迅速发展壮大。
  企业也为周围的农民提供了工作机会。据了解,附近村庄里大约七八十人在工厂上班。对于当地政府来说,除了提供就业机会以外,东北助剂也是当地的利税大户,对武强县的财政收入贡献很大。
  一方面厂方停产损失难以承受,一方面村民坚决要求工厂搬迁,而当地政府将如何在纳税大户与民意之间追求平衡?
  邻避效应考验产能转移
  相关舆情专家指出,东北助剂被围堵事件,已成为“邻避效应”又一种新形式,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进步,人们对于环保的意识越来越强烈,各地为了追求GDP增长而破坏环境已经催发了环境群体性事件,为避免高发期的到来,落后产能转移将被倒逼。
  据介绍,作为一个舶来词,邻避是NIMBY的音译和意译的整合,这是一句口号“Notin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后院)的缩写。意思是一个地方的居民将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等一系列风险从身边驱逐出去;或者不允许这种风险进入自己的家园,欲将其消灭在萌芽状态。总之是对为害一方的环境问题或风险,表达强硬的拒斥态度,并为此付诸行动。
  对此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喻国明教授指出,西方发达国家解决“邻避效应”通常有三个措施,一要有补偿,不管威胁是现实的还是潜在的;二要有选择机制,比如说项目的选址必须有3个点以上;三要有包容的决策机制,让各个地方选出来的代表到现场,由项目方对项目进行“倒拍卖”。
  工信部副部长苏波近日透露,国务院关于产能过剩的治理方案行将出台,大幅减少行政干预,规范市场准入将成为政策亮点。行政审批既不能解决行业发展问题,也不能解决产能过剩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讲,正是部分地方政府以招商引资为名,加剧了产能过剩。
 
·河北衡水五措并举落实重污染天气应... ·117个工地垃圾清运昼夜监控
·衡水打造机器人全产业链基地 ·8月9日 衡水湖增殖放流已获地方财...
·6月24日 衡水:科技创新引领特色产... ·6月21日 衡水老白干获上海世博会“...
·化工厂围杭州湾:低碳产业规划遭"篡改" ·江苏常州化工厂偷排废气 城市居民...
京ICP备08003934号  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 -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