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要闻 政策法规 经济数据 功能区域 热点专题 影像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要闻 > 资源环境
从臭水沟到“网红”河 北京持续治理河道顽疾

2022-11-22 10:55   来源:新京报

  在北京,有很多关于河湖的谚语,比如“天坛看松,长河观柳”“五九六九,沿河看柳”等,也有歌谣这样咏唱:“永定河,出西山,碧水环绕北京湾。”水,为古老的北京增添了温润气息,也让市民有了不少可以休闲漫步的滨水空间。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必须牢固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11月14日,北京市水务局举行学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宣讲报告会,市水务局党组书记、局长潘安君表示,要切实增强全面推进首都水务现代化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始终把水务高质量发展融入新时代首都发展。

  北京城市河湖已实现水清岸绿,那么下一步,水务部门将如何为市民“留住”美景?近日,新京报记者邀请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副主任李长利和市民王金霞走进《幸福大街对谈》栏目,一起聊聊北京河湖治理的那些事儿。访谈中,李长利邀请王金霞及其他热心市民一起参与,为河湖治理工作多提意见。他透露,未来,北京还将打造更多滨水空间,其中小月河生态廊道景观治理工程已经进入论证阶段。

  雨洪公园与上下游贯通 “死水”变“活水”

  近日,朝阳区孙河乡北甸南路又新增了一个公园——孙河组团雨洪公园。园内芦苇荡漾、柳树拂堤,绿头鸭悠闲地在湖中游弋,清澈的湖水与岸边渐黄的柳树相映成趣。公园步道上,孩子们嬉戏玩闹着,不时还能看见健步走、跑步的人们从身边经过。

  这个面积不大的湖是公园的一大亮点,步道和木栈道依湖而建,夏天湖里种了荷花,是市民们拍照的绝佳位置。不过在公园建成之前,这个湖可不是这样的。“以前这都不能叫湖,顶多是一个池塘,水也不干净,下雨后尤其脏,混着泥的雨水往里面灌。”记者采访时,遇到住在附近康营小区的居民陶女士和儿子、孙女在公园游玩,她告诉记者,池塘位置低洼,再加上曾经周边绿化不完善、环境脏乱,自然不受居民待见。

  池塘及周边环境的改变始于2021年5月,朝阳区启动对孙河组团雨洪公园的综合治理。朝阳区水务局规划建设科科长马海涛介绍,中心湖原本为独立水塘,不与外部河道相连,相当于一池死水。为了给市民营造良好的滨水空间,治理工作重点要将中心湖与周边河道进行水系连通。把“死水”变“活水”,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程,水务局需要协调多个部门,共同完成施工任务。此外,池塘底部淤积多年的泥土也影响着河湖水质,这次治理对湖底淤泥进行了疏挖,同时修复了驳岸。

  近年来,朝阳区治水理念发生了明显转变,从曾经仅仅治理河道本身,转变为不仅要治理河道,还要治理周边环境。在孙河组团雨洪公园的治理过程中,也是如此。马海涛说,治理工程采用自然生态的方式,还原河道自然本底,保护生态系统,向市民呈现河湖的本来风貌。

  2022年10月,孙河组团雨洪公园正式对外开放。公园的中心湖与上游西干沟、下游孙河干沟、北甸沟连通,真正实现了“流水不腐”、“死水变活”。如今,公园里柳树多了,湖里也种上了芦苇,湖水水质清澈,鱼、虾、贝类等陆续在此“安家”。马海涛说:“植物、动物不断增多,说明这里的生态系统正在逐步恢复。”不仅如此,中心湖还变成了一个“蓄水盆”,接收周边雨水,实现雨洪调蓄,让公园成为了一个多功能的“生态海绵”。

  记者从朝阳区水务局了解到,近年来,朝阳区启动骨干河道水系连通工作,自清河、温榆河调水,通过清洋河、北小河、沈家坟干渠及西干沟输水,实现北部片区骨干河道水系连通。孙河组团雨洪公园中心湖是朝阳区北部骨干河道循环连通的关键一环,西干沟等水源经中心湖汇入温榆河,温榆河水经调水泵站提升进入中心湖,如此循环相连。同时,中心湖的建成也为西干沟退水提供了自然净化的载体,实现水体流动中自净,有助于改善周边区域水环境。

  10月25日,朝阳区水务局召开全体党员会议,传达学习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精神,党组书记、局长陈杰表示,将深入学习贯彻党的二十大报告精神,打好碧水保卫战,建好北小河、通惠灌渠等滨水空间,大力推动集约节约用水,为美丽中国、美丽朝阳建设贡献力量。

  资深“网红”筒子河、亮马河出圈

  在北京,像孙河组团雨洪公园这样的滨河空间越来越多,而且已然成为“网红”成功出圈,亮马河、筒子河便是其中代表。

  说起亮马河,不得不提游船。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乘船游览亮马河成为深受市民、游客欢迎的一项休闲活动。在今年的服贸会上,朝阳区还把亮马河“游船”搬进展区,让观众通过VR眼镜体验乘船游览的乐趣。今年9月,亮马河游船航线延伸至红领巾湖,航线总长度达到了6公里,沿线有“24桥18景”,蓝港观鱼、卧龙叠水等已成为热门打卡点。

  如今,在亮马河附近总能看到很多散步、慢跑的市民;河边的咖啡屋里,人们一边品尝着香气四溢的咖啡,一边欣赏河道美景。

  亮马河不仅成为北京人心目中的“靓”河,也成为外国友人眼中的“塞纳河”,一些外国朋友把孩子们玩耍的小帐篷支到河边,有的干脆在河边搭起了简易办公桌,开始一天的工作。一位在亮马桥附近写字楼上班的外国小伙儿曾这样告诉记者:“现在我们外国人说,‘走,出来见个面’。不用说,见面地点一定是亮马河。”

  在北京中轴线上,也有一个资深“网红”滨水空间,它出圈的时间比亮马河更早,这就是筒子河。

  在社交平台上常常流传着这样的照片:故宫角楼的倒影掩映在一波碧水中,不管是夏日骄阳,抑或冬日霁雪,唯美的古建与天光云影呼应,在摄影爱好者的相机里成为一张张精妙绝伦的照片。

  综合治理让北京河湖还清、更国际范儿

  如今的亮马河、筒子河等“网红”河湖人见人爱,但在多年以前,它们也曾经被堆积的淤泥、黑臭水体等所累。

  市民王金霞是老北京人,她深爱着北京的河湖,也见证着北京河湖的变化。早年间,王金霞生活在筒子河附近,但那时的筒子河没给她留下太好的印象,不仅水质脏,淤泥还特别多。

  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副主任李长利介绍说,历史上筒子河进行了四次清淤治理。经过前两次的清淤整治,筒子河水环境一度有所改善,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水源充沛,筒子河基本上每年可以实现两次换水,水清见底。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北京出现干旱,水源紧张,筒子河淤泥严重堆积,水质变黑发臭,成为一潭死水。1998年,筒子河进行第三次清淤整治,水系情况焕然一新。

  2014年9月,筒子河河底淤泥增多,富含营养物质,严重影响水质和水体色泽、透明度,于是进行了第四次清淤整治。李长利说,此次清淤严格按照最高环保要求进行,采取淤泥自然晾晒、人工清挖、夜间集中装袋运输等办法,在做好筒子河清洁的同时,保护好周边文物。资料显示,此次整治过程中,施工人员共从筒子河清理了10172立方米淤泥,当年“十一”国庆节前夕,从北海引水注入筒子河。至此,筒子河还清,重现碧水绕城美景。

  和筒子河类似,曾经的亮马河也有过“脏河”的历史。记者从朝阳区水务局了解到,清末至民国时期,亮马河数十年没有疏浚,造成河床淤泥堆积、杂草丛生,乃至河道变窄,成为一条臭水沟,河中的鲫鱼、白鲢等多种鱼类消失。每至汛期,因水量过大,造成河道排水不畅,河水溢流,给沿线村落带来灾害。

  1981年底到1985年,北京开始对亮马河进行治理,清除污染源,完成河道衬砌。之后几年间,亮马河的综合治理并未停止,最终焕新成功,才有了现在的清波荡漾、绿柳成荫。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亮马河面向全球征集景观设计方案,正式拉开了围绕河流复兴带动城市更新的帷幕。2019年3月,亮马河80万平方米的景观廊道全面启动建设。方案围绕“国际视野、国家战略、北京印象、创新朝阳”四个维度,将亮马河打造成为国际风情水岸。

  不仅是筒子河、亮马河,北京历史上曾经的臭河沟也几乎在同步发生着显著变化。李长利介绍,自2013年起,北京市连续实施三个“三年治污行动”,根治河道顽疾。如今,北京市142条段669公里黑臭水体全部完成治理。

  其中,凉水河还清成为“生态河”,凉水河经开区段作为华北地区代表,通过了水利部的验收,成为了北京市首个国家级河湖“样板段”;治理后的萧太后河,河岸沿线建成多个公园,吸引市民来这儿垂钓、散步;二道沟河一改昔日脏乱臭形象,每到三四月,河岸桃花盛开,伴着潺潺水流,市民驻足欣赏拍照,成为春季网红打卡胜地;“城北龙须沟”小月河经过持续治理,水体变得清澈,两岸被绿植覆盖,滨河路上散步的市民也多了起来。

  这些年,王金霞特别喜欢到河边散步,用手机拍下优美河湖的一年四季。最近,王金霞换了新的微信头像,照片里,她戴着时尚的黑色礼帽、身穿一袭黑色长裙,显得更加精神。“这照片是在我们小区旁边的护城河边拍的,那儿环境多好啊,有花、有树、有步道,我就用手机自拍了一张。”王金霞看着手机里的照片,高兴地说。

 
首 页  |  经济要闻   |  政策法规   |  经济数据   |  功能区域   |  热点专题   |  影像北京
京ICP备08003934号-1
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 -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