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要闻 政策法规 经济数据 功能区域 热点专题 影像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要闻 > 资源环境
关于北京农村散煤污染治理的调查与思考

2016-01-26 00:00   来源:中国环境报

  到2015年底,北京市减煤换煤基本实现农村户籍住户全覆盖,但在城乡接合部区域,劣质散煤仍存在一定的市场。按照到2017年北京将全部取消劣质散煤的规划,北京需要直面这些问题,并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

  临近中午,在大兴区建新庄的一家小超市旁,烟囱里冒出了浓浓的黑烟。

  位于南五环外的北京市大兴区建新庄有着城乡接合部村子共有的特征:嘈杂、繁忙、道路狭窄,大货车不时从村边公路驶过。穿过村子中央一条长达1公里的街道,不时可见散落的煤块堆放在房子墙角,空气中有阵阵刺鼻的煤烟味飘过来。在街道南端的几座院子里,三四个高高的烟囱正向外冒着浓浓黑烟。

  近几年来,为控制散煤燃烧带来的严重污染,北京开展了农村优质无烟煤替换工程,取得了显著成效。但在城乡接合部的不少村子里,不合格的劣质散煤仍存在不小的市场,燃烧劣质散煤导致严重污染的现象依然存在,建新庄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对于治理散煤污染,北京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计划。在2013年时,北京农村每年冬季取暖用煤总量约为430万吨,涉及农村居民146万户。按计划,到2017年,城乡接合部所有村庄将通过减煤换煤工程,完成散煤治理的目标。从开始治理到任务完成,时间跨度为5年。

  进入2016年,北京市把“改农村散煤”作为治理大气污染的三大任务之一,可见其紧迫性。但记者通过实地走访城乡接合部的数个村子后发现,尽管政府部门对劣质散煤燃烧带来严重污染的宣传已深入基层,但宣传并没有完全转化为实际的行动,不少地方仍存在严重的散煤污染现象。

  如果不采取更有力的举措,北京市农村散煤污染治理目标的完成堪忧。

  成果: 北京压减散煤效果显著

  从2013年开始,北京采取一系列措施,推动农村散煤污染治理。到2015年底,减煤换煤基本实现农村户籍住户全覆盖

  2015年年底发生在京津冀区域的持续雾霾天气,使得散烧煤污染问题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由于煤炭在北京能源结构中的重要性,以及燃煤对于北京污染物排放的巨大贡献量,北京在2012年提出要通过压减燃煤来治理大气污染。

  按照北京市发改委的统计,2012年,北京燃煤总量占到全市能源消耗的25.4%,当年通过燃煤排放出的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和粉尘,分别占到全市污染物总排放的95%、25%和15%。在北京的PM2.5构成中,燃煤排放物也占到了16.7%,成为造成空气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

  2012年5月,北京提出压减燃煤计划,明确到2020年要把全市每年燃煤量从2300万吨降至1000万吨,相当于压减近6成。到2013年9月,随着北京市“清洁空气行动计划”的推出,这一目标被提前到了2017年。

  在压减燃煤过程中,散煤污染防治成了重点。2013年,北京制定了“农村优质无烟煤替代”工作规划,按照规划,到2017年,北京将全部取消劣质散煤。2020年,实现全市平原村庄“无煤化”。

  根据2013年北京市的统计显示,京郊农村每年冬季取暖用煤总量约为430万吨,涉及农村居民146万户,占全市全部用煤量的约20%。更为关键的是,冬季取暖有80%以上农户使用劣质烟煤。

  和工业用煤相比,散煤有着特殊性。虽然仅占全市燃煤总量的1/5,但其带来的污染却要严重得多。

  由于直接燃烧、缺少相应的除烟除尘措施以及低空排放,燃烧散煤极易造成大面积的低空污染。早晚时候,在北京城乡接合部区域可以闻到烟煤燃烧后的刺鼻气味,许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而根据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的研究,北京农村散煤燃烧,对PM2.5贡献率占比达到15%,对氮氧化物贡献率占比为9.4%、二氧化硫占比为37.4%。

  散煤还有一个特点,即分布比较散、涉及人口多,导致治理难度更大。尽管如此,治理好农村散煤污染却是北京防治大气污染过程中必须要下的一步棋。

  在“农村优质无烟煤替代”工作规划出台后,北京开始了一系列行动:

  2013年9月,北京发布了《低硫散煤及制品》地方标准,旨在通过严格煤炭含硫量等指标,从源头上减少燃煤污染排放。

  在推动人们使用优质煤方面,北京市出台了补贴政策,最初按每吨200元给予财政补贴,各区也相继出台配套补贴办法,来降低优质型煤价格。

  2015年,各区县进一步加大了补贴力度,如怀柔区在无烟煤补贴价格每吨600元基础上,各个乡镇又补贴30元~50元,群众买到优质煤的价格在每吨530元,这样使得优质煤与劣质散煤相比在价格上有了优势。

  在炉具补贴方面,北京制定了燃煤炉具市、区、农户各承担1/3的标准。一些区县为加强炉具更换力度,还增加了炉具补贴。通州、昌平、海淀由市区财政补贴2/3提高到90%。怀柔对农村住户在补贴80%、最高不超过2200元的基础上,各镇乡每台又补助400元。

  为了打击劣质散煤流入农户,严控居民和小企业购买使用劣质燃煤,2015年,北京市印发了《北京市农村地区劣质民用燃煤治理工作方案》。此外,还进一步完善了供应、配送体系,在六环路以外建立了25个储煤中转场站,各区县也设立了优质煤中转站,监测燃煤质量,组建配送队,保证及时将优质型煤配送到户。

  除了优质煤替代之外,北京还推出了“煤改电”、炊事气化、农宅保温节能改造等措施,减少散煤的使用。

  一系列的举措取得了显著效果。

  截至2014年取暖季结束,北京全市共完成农村地区居民减煤换煤246万吨,达到了燃煤预计总量430万吨的57.2%。2015年度,农村地区减煤换煤任务从120万吨提高到了140万吨,完成全部任务的90%。到2015年年底,北京减煤换煤基本实现农村户籍住户的全覆盖。

  调查: 城乡接合部散煤污染仍然严重

  在城乡接合部,劣质散煤仍存在一定的市场,使用污染较重的散煤现象比较普遍,散煤治理仍面临着更大的难度

  尽管北京在推广清洁煤替换工程、压减农村散煤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但在城乡接合部地区,劣质散煤仍存在一定的市场,不少人仍使用污染较重的散煤,其治理仍面临着更大的难度。

  据统计,北京六环路外延1公里以内,仍有600多个村庄、约19万户农户冬季采用燃煤方式进行取暖,且一些农户出租房屋达几十间,冬季取暖采用小锅炉,烧煤量大幅度增加,年用煤量在100万吨左右。

  同时,城乡接合部地区还存在约两万个住宿餐饮、小市场、小超市等小企业,大多使用小茶炉、小锅炉、土暖气等供暖用能设备,年消耗燃煤约30万吨以上。两部分用煤总量加起来,约为130万吨左右。

  出租户加上小企业取暖用煤,使得城乡接合部成为散煤燃烧污染的“重灾区”。环境保护部华北督查中心于2014年和2015年进行的现场督察中,就多次发现散煤燃烧、烟气直排造成严重污染的情况。

  为了解当前城乡接合部区域散煤燃烧的具体情况,记者日前在北京南五环和北五环外各选择了一块区域,进行了实地走访。

  大兴区建新庄位于南五环外,属于典型的城乡接合部村庄。团忠路从村子中斜穿而过,在公路南边,一条近1公里长的南北方向街道成了村子中最热闹的场所,小饭店、小发廊、小商店等沿街排列。

  顺着街道走进村里,记者发现在不少房子的墙边,仍然堆放着一堆堆由散煤制成的不规则小煤块,或遮或挡,有的旁边还垛着一堆煤球。

  街道两边的小巷里,还能看见黑黑的散煤遗留下的痕迹。走不多远,便不时有刺鼻的烟煤燃烧味道飘过来。

  在建新庄的一个大院里,自烧锅炉房的烟囱冒出了浓烟,由于长时间的熏烤,紧挨烟囱的墙壁也变黑了。

  这条街道的南端是建新庄工业园。所谓的工业园,据知情人介绍,就是小作坊集中地,这里的民房里,有数十家服装加工及家具加工小作坊,每家小作坊有十几到几十个工人不等,几乎每家企业都利用自备小锅炉进行采暖,采用散烧煤,没有任何处理设施。

  记者来到这里已是上午10时,仍能看见街道左边的几家作坊中,三四个高高的烟囱正往外冒着浓浓的黑烟,由于当天是雾霾天,冒出的黑烟使得天空显得更加阴沉。

  建新庄108号大院里有很多外来租住户,院子尽头是一个锅炉房,房顶上的烟囱冒出了浓浓的黑烟。走进这个大院,负责烧锅炉的一位大叔表示,烧锅炉没用散煤,他们也不知道采用清洁型燃煤有补贴。

  记者驱车绕着村子转了一圈,发现不少小饭店、小超市的门外,都堆放着一大堆用散煤做成的煤块。时近中午,更是多次看见冒黑烟的烟囱:在村子西边的一家洗车店前面,烟囱里冒出了浓烟;村子南边的道路边,有几家饭店的烟囱里也冒出了滚滚浓烟,大约10分钟左右,浓烟颜色逐渐变浅。

  尽管散煤燃烧带来严重污染的情况依然严重,但记者在建新庄采访时也发现,北京市推进清洁煤替代工程的宣传也深入到了这里。走在村中街道上,可以听见村里通过大喇叭向村民进行宣传,告诉村民不要买污染严重的散煤,而应该选择优质煤。

  村里一位来自湖北的饭店老板告诉记者,他过去取暖用的是烟煤,烟特别大,还呛人,现在全部用优质煤了,“1吨虽然需要1150元,但质量好、耐烧,我就用这个了。”

  位于北五环外的奶子房村也是一个城乡接合部村庄,记者在村子里走访后发现,这里也存在着和建新庄类似的情况。由于外来人口众多,有不少租户采暖仍采用散煤。

  在奶子房村北部有一座4层楼房,采用自备锅炉进行供暖,在锅炉房外的墙角下,堆着一大堆散煤。记者来到这里时,看见锅炉烟囱也冒出了浓烟。据一位住户透露,这里的不少商用房屋的供暖,多采取自烧煤炉的方式,也缺少相应的环保除尘设备。

  离这座楼房不远处,是一处售卖沙子石料的场所,位于这里一处房子的烟囱里,也冒出了浓浓黑烟。沿路走来,在不少外来人口租住的平房前,都放着一个小煤炉,几乎都是通过烧煤球的方式进行采暖。

  通过走访两个城乡接合部村庄,记者发现,尽管北京市替煤换煤宣传工作已经很深入,许多村民对散煤燃烧导致严重污染情况也有所了解,但在实际生活中,劣质散煤还有市场、用煤质量参差不齐、散煤污染依然严重等现象仍然存在,这将是今明两年北京市压减燃煤计划中“难啃的骨头”。这一现象能否从根本上有所改变,将直接影响到2017年取消全部劣质煤、实现优质煤全替代目标的完成。

  攻坚: 完成“无煤化”目标要啃“硬骨头”

  从源头上严控散煤、外来人口清洁煤补贴等问题,都直接关系到“无煤化”目标的完成,需要相关部门去直面解决

  散煤能否真正压缩下去,直接关系到北京压减燃煤计划能否顺利完成。

  1月9日,北京市长王安顺来到朝阳区城乡接合部的郎辛庄村和老君堂村,对这里的减煤换煤和散煤治理工作进行了暗访。市长亲自深入城乡接合部地区进行暗访,从一个侧面表明了城乡接合部散煤污染治理的艰巨性。

  而在中国煤炭质量监督检验站高级工程师王忠民看来,对于一步步接近压减燃煤目标的北京来说,目前最为突出的问题,就是城乡接合部和远郊区的民用散煤治理。

  这是一块“硬骨头”,北京必须要奋力去“啃”。但要“啃”这块“硬骨头”,仍有不少问题需要面对并去解决。

  首先是要真正从源头上控制住散煤,堵住劣质煤进入北京城乡接合部的渠道。

  记者在建新庄和奶子房村走访时就发现,这些村子由于紧靠城区、交通方便,聚集了大量的外来人口,也随之聚集了小饭店、小洗浴、修车行、服装加工、家具制造等小企业,这些企业都属于北京要淘汰的产业类型,许多企业主抱着干一天算一天的心态,因此在进行冬季取暖和经营性供热时,更多地考虑到成本因素,往往会选择散煤。而正是有了这些需求,劣质散煤就有了市场。

  环境保护部华北督查中心于2015年11月进行的一次京津冀区域散烧煤专项调研,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北京城乡接合部散煤管控仍存在问题。在这次调研中,华北督察中心发现北京市散煤超标率为22.2%,即超过1/5的散煤质量存在问题。

  其次是清洁煤的补贴问题。在城乡接合部区域,外来人口已经远远超过本地人口,甚至是本地人口的数倍,形成了突出的人口倒挂现象。但是政府部门在进行优质煤替代时,财政补贴只以当地户籍人口为依据,外来人口无法享受到补贴,使得污染小的优质煤数量并不能满足实际需要。

  针对这一问题,记者在建新庄与一家外地来京经营小饭馆的老板进行了交谈。这位老板表示,自己目前买一吨清洁煤需花费1千多元,饭店里有3块暖气片,取暖季仅需要半吨燃煤就够了,所以也不在乎价钱贵。

  但按照普通家庭一个供暖季也需要3吨左右煤炭来看,经营一家小饭馆,半吨煤炭肯定不够一个采暖季使用。而在饭店外边的墙角,记者看到了用塑料布遮盖住的散煤堆,显然这位老板购买了散煤用来冬季取暖。

  对于这个问题,华北督查中心刘传义的看法是,要立足实际考虑目前非户籍人口的散烧煤补贴问题,不能视而不见,而是要探索适合实际的方式,切实减少区域的散烧煤数量。

  如果说使用优质煤属于用好煤的问题,那么,如何让城乡接合部区域“好好用煤”,真正做清洁高效,也是下一步减少燃煤污染需要考虑的问题。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在北京的城乡接合部,更多的人在取暖方面采用的是自家煤炉,一家一户,效率并不高。如果能在这些地区尽快推进电能替代或集中供热,将会提高煤炭的利用效率,从根本上防止劣质煤散用,有助于解决城乡接合部散煤燃烧带来的污染排放监管和控制的难题。

  尽管存在一些问题,北京仍在按照规划稳扎稳打地推动散煤压减替换工作。

  按照北京市的总体部署,北京将把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房山、大兴、顺义、昌平8区区域内六环路外延1公里内所有村庄,纳入下一阶段减煤换煤工程重点,与《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合拍同步。各区也要制定《城乡接合部地区散煤使用整治方案》,通过从源头上严查劣质煤,减少城乡接合部散煤的使用。

  根据北京市农委发布的最新消息,目前,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4区内仍存在村庄形态并使用燃煤取暖的村庄共172个,涉及20万用户,今年将对这些村庄进行减煤换煤,预计可减少燃煤使用约60万吨。到2017年将实现4区“无煤化”。

  而对于通州城市副中心,以及环境保护部曾通报过的重污染区如大兴、房山的部分村庄,将实行“无煤化”,目前,相关部门正在对涉及煤改地区村庄进行核实,1月底将公布具体的煤改名单。

  按照到2017年北京将全部取消劣质散煤的规划,所剩时间不多。相信北京会直面这些问题,采取更有效的措施,推动任务的按时完成。

 
推荐 | 关闭 | 收藏 | 打印
最新发布
一周热点新闻
首 页  |  经济要闻   |  政策法规   |  经济数据   |  功能区域   |  热点专题   |  影像北京
京ICP备08003934号
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 -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