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要闻 政策法规 经济数据 功能区域 热点专题 影像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要闻 > 宏观经济
国企负债总额94万亿负债率65.6% 专家:去杠杆核心在体制

2017-08-08 09:12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日前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就当前中国金融业面临的一系列重要问题做出了战略部署,其中特别强调了去杠杆的重要性。会议公报明确提出:要把国企降杠杆放在重中之重。

  去杠杆无疑是一个重要话题,但此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把国企降杠杆放在重中之重”,特别强调“国企去杠杆”,却还是首次。

  国企“去杠杆”怎么去?将如何推进?

  为何强调“国企”?

  国有企业负债率高,截至今年6月末为65.6%

  为什么此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专门强调了国企要去杠杆?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公共资产研究中心主任文宗瑜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一语中的:“国有金融机构多少年以来主要是支持国有企业,尤其是支持特大型、大型国有企业,中小民营企业想要从金融机构拿到钱相对困难。国有金融机构和国有企业之间这种千丝万缕的先天关联,决定了国有企业的杠杆高。从这个意义上,我国的金融风险主要集中在杠杆高的国有企业。去杠杆肯定是从国有企业着手。”

  去杠杆该怎么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综合经济战略研究部钟春平教授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去杠杆侧重化解企业负债,“企业为了发展,往往会通过贷款的方式向银行借债,通过借债来扩大规模,用较小的权益资产支持起较大的经营规模,由此产生了‘杠杆效应’。”也就是说高杠杆体现在高负债率上。

  那么,国企的负债情况实际上是什么样的呢?

  财政部7月25日发布全国国有企业经济运行数据显示,6月末,国有企业资产总额1434774.3亿元,同比增长11.5%;负债总额941293.4亿元,同比增长11.4%;所有者权益合计493480.9亿元,同比增长11.7%。根据财政部的数据计算,到今年6月末,国有企业负债率为65.6%(资产负债率=负债总额/资产总额)。

  文宗瑜统计研究的数据则比官方数据高。他发现,有40%到60%的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在90%以上;5%到15%的国企负债率超过95%;甚至还有一些企业负债率超过100%。 “只是现在信息不公开,看不到。从财务风险的角度,资产负债率超过40%就算高了,而我们多数国企的负债率这么高,很可怕!”

  国企高负债原因何在?

  除经济增速下行外,还有体制方面原因

  国企这么高的负债率是怎么来的?

  “目前国企负债率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银行贷款;另一部分是发行的企业债、公司债等。尤其在2008年中国推出了以‘四万亿’为内容的刺激经济增长计划以后,国企杠杆率急剧攀升。”文宗瑜说。

  资料显示,以“四万亿”为代表的财政刺激计划的资金重点投向基建领域。在基建投资的资金来源中,国家预算内资金仅占10%,只发挥了引导和撬动作用,信贷资金才是“大干快上”的主要推手。而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恰是加杠杆的两大载体。

  2008—2009年期间,伴随着财政发力,国有企业在与之相联系的金融、地产、通信、公用事业、交通运输、采掘、钢铁有色等行业都快速加杠杆。这是导致这一时期国企负债率快速上升的重要原因。

  另一方面,很多人将国企的高负债率归结于经济增速下降。这有一定道理。

  在经济高增长时期,企业能拿到订单、有业务、有利润,高负债率对国企而言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我国经济基本面开始发生变化:传统增长动力减弱,潜在增长率有所下降,过去接近两位数的高增长很难再见。

  “经济增速下行,国企经营的压力也在不断加大,这时候的高负债率就意味着高风险。”钟春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一旦市场转差,企业经营业绩下降,盈利能力下降,高负债率的风险就会不断显现。

  除了经济增速下降这个因素之外,还有体制方面的原因。

  文宗瑜认为:“企业是以赚钱为目的。但是,国企多年来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主要目的是做大规模。因为国企的经营者是任期制不是终身制,企业规模做得越大,影响力就越大。影响力大了,或许就可以顺利提拔当局长、厅长,或者省长、部长,至于国企形成的超额度负债问题,就不是他考虑的了。这就和地方政府官员追求GDP过快增长如出一辙,都是一个思维模式。”

  企业的负债率越高,意味着负债规模越大,经营风险也越大。企业的高杠杆和高风险已成为制约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突出问题,企业去杠杆迫在眉睫势在必行。

  国务院去年10月发布了《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与《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指出,须建立健全国有企业的现代企业制度,强化国有企业降杠杆的考核机制,将降杠杆纳入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对国有企业的业绩考核体系。

  国务院国资委随后采取多种措施推进国企去杠杆。

  在日前举行的2017年上半年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上,国资委总会计师沈莹表示,国资委对一些高负债企业实施负债率和负债规模双管控,通过预算、考核、薪酬、投资管理等方面联动,加大管控力度。

  “今年以来,我们在降杠杆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比如推动企业优化资本结构,鼓励企业通过IPO、配股等方式从资本市场融资,改善资本结构,支持企业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推动企业通过存量的盘活,来筹集发展资金,尽量减少对负债的依赖。”沈莹说。

  尽管如此,从全国而言,国企去杠杆仍面临不小压力。数据显示,2016年6月末,国有企业资产总额1259539.7亿元,负债总额835497.2亿元,据此计算2016年6月末国有企业负债率为66.3%。而到今年6月末国企的负债率轻微下降至65.6%,下降幅度仅为0.7个百分点。

  0.7个百分点的降幅跟全国工业企业负债率降幅持平。之前,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6.1%,同比下降0.7个百分点。

  “整体看,国企负债率降幅不大。”文宗瑜说。

  解决之道在哪儿?

  债转股和兼并重组,更要深化体制改革

  高杠杆控制不好就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因此,破解国有企业高杠杆困境,成为当下的重中之重。

  如何降低企业杠杆,李克强总理曾指出,“有的要通过直接融资、市场化法治化的债转股来推进”。

  目前情况下,债转股和兼并重组等方式是去杠杆的主要途径。除此之外,在资产负债率不断高企的情况下,一些央企开始尝试设立专业投资平台,通过平台出资,协助解决企业债务危机来降低企业的负债率。

  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诚通”)为服务央企 “三去一降一补”,发起设立了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下称“结构调整基金”)。中国诚通集团总裁办公室主任竺小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结构调整基金是服务于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市场化运作的专业投资平台,承担着推动国企国资改革、优化中央企业布局结构调整的重要使命,重点投资于央企、国企的行业整合、专业重组、优化升级、国际化经营等重大结构调整项目。

  结构调整基金运行一年来,在支持中央企业及国有骨干企业摆脱困境、转型升级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比如,中钢集团下属子公司中钢股份于2010年发行的企业债,因受中钢集团整体债务危机影响,出现兑付危机(目前本息合计人民币23.18亿元)。为此,中国诚通遵照国务院国资委要求,积极与中钢集团沟通,充分发挥市场化运作机制,出资协助中钢集团解决债务危机。同时,结构调整基金高度重视风险防控,采取多种措施防控信用风险,争取中钢国际股票质押担保以及大股东回购等保障措施,确保基金资金安全,保障股东股权不受损害。

  中国诚通接收的中冶纸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冶纸业”),债务重组工作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6月27日,中冶纸业金融债权人委员会本部板块成员与中冶纸业签署银团协议,并于6月28日向中冶纸业发放银团贷款,中冶纸业最后一批逾期金融债务得以妥善解决。

  应该说,中国诚通发起设立的结构调整基金,为去杠杆提供了一个可观测的样本。

  但是,去杠杆意味着痛苦的出清,对于诸多的国有企业而言,该怎么做才能够避免经济下行压力下的高杠杆?

  钟春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首先,国有企业要提升风险意识,杠杆高意味着风险较高;其次,国企要减少盲目扩张。虽然国有企业获取资源比其他企业相对容易,但是扩张要张弛有度,不能过度。第三,国企要尽量减少所谓的多元化经营。因为国企多元化发展后摊子会铺得很大,业绩难免会下降,大多数企业多元化发展之后业绩下滑。

  文宗瑜则给出了三点建议:“首先要加强企业管理,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其次是加快转型,加快产品结构的调整,提高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增加企业的营业收入。第三,也是更重要的,要从体制上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非公资本,进行产权多元化。非公资本拿了钱进来,成为股东,这样各个股东都会对企业的经营进行监督,这有利于企业的机制转换与创新发展。”

 
推荐 | 关闭 | 收藏 | 打印
最新发布
一周热点新闻
首 页  |  经济要闻   |  政策法规   |  经济数据   |  功能区域   |  热点专题   |  影像北京
京ICP备08003934号
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 -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