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要闻 政策法规 经济数据 功能区域 热点专题 影像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要闻 > 宏观经济
十三五规划前瞻:摩根大通称四领域将释放红利

2015-10-29 08:24   来源:

  十八届五中全会正在召开,“十三五”规划是本次会议的重要议题。10月28日,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滨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重点谈及了对于“十三五”规划重点内容的预测。

  朱海滨表示,“十三五”期间年均GDP增速目标定在6.5%-7%区间内较为合理。而对于未来经济新的增长点,他认为规划可能将重点聚焦土地改革、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进一步推动市场化以及进一步开放四方面,而这四方面将会为中国经济中长期增长带来明显红利。

  此外,朱海滨还对未来的宏观经济形势做了分析。他预计,目前中国经济的底部尚未出现,明年GDP增速或将降至6.6%左右。但朱海滨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若各项改革顺利推进,中国经济的“拐点”最早将在2017年出现。

  建议“十三五”规划淡化经济增长的数字目标

  “十三五”规划的经济增速目标会定在哪里?目前,6.5%和7%是经济学界猜测最多的两个数字。

  许多对中国未来经济增速持有乐观态度的学者依然认为,下一个五年计划中经济增速的年均目标会定在7%,包括林毅夫在内的知名经济学家曾公开提出,未来10到20年,中国还是可以维持在7%的经济增速。不过,认为目标定在6.5%的经济学家也大有人在,理由是认为增速目标小幅下调可以为短期调结构提供更多空间。

  “如果增长目标降低至6.5%,意味着政府将忍受更低的增长,从而为结构再平衡留出更大的空间,相应地,政府将更少地推出经济刺激措施;如果目标仍保持在7%,则意味着政府将不得不保持宽松的政策立场,实施更多的宽松政策,这可能会以结构再平衡为代价。”朱海滨说。同时,他不认为“十三五”规划中经济增速的目标会低于6.5%。

  对于具体增速目标的设定,朱海滨的个人观点首先倾向于在“十三五”规划中干脆淡化数字目标,可以再次重申到2020年实现GDP翻一番这个目标,“因为要实现2020年GDP,隐含的平均经济增速就要达到6.5%。但是这种表述对于年度工作来说会提供更大的灵活性。”朱海滨说。

  “但如果一定要圈一个数字的话,我更倾向圈一个区间,比如6.5%-7%。”朱海滨判断,从当前经济运行来看,未来5年中国将仍然处于经济的调整期,尤其在未来一两年间,经济增速还是会缓慢下行。“如果定7%的话是比较勉强的,对经济政策上会带来更多的制约或者一定压力。”

  土地改革将带动中国经济下一轮增长

  对于“十三五”规划的前瞻,除了“稳增长”之外,舆论关注的焦点还包括调经济结构转型以及由此产生的新经济增长点。

  早在今年5月,习近平便定调了“十三五”规划的主要框架。据此,市场也对未来的新经济增长点做出了不少预测。在朱海滨看来,他最期待在“十三五”规划中有突破,并认为会对未来中国经济中长期增长带来明显红利的领域有四方面,包括:土地改革、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进一步推动市场化以及进一步开放。

  在土地改革方面,朱海滨认为,

  新一轮土地改革的焦点将放在农村用地流转制度的改革,它相对应的概念是户籍制度的改革和新型城镇化的改革。“我们这一轮土地改革涉及到农村集体用地怎么通过市场化方式,在市场上流转,实现它的价值。产生的现金流可能不再用于政府的投资,更多的可能是用来改善社会保障体系,包括怎么为进城后的农民创造就业机会,怎么提供一些基本的城市居民服务等。这是下一轮土地改革的重点。”朱海滨说。

  朱海滨表示,土地改革可以很大程度带动中国经济下一轮增长。

  期待“中国制造2025”,不能主动放弃制造业

  在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方面,朱海滨特别期待“中国制造2025”等方面的内容。“我觉得中国不太可能单靠消费一驾马车带动整个经济的增长,不能主动放弃制造业。”朱海滨说。

  朱海滨称,如果要维持比较稳定的增长,必须在制造业领域实现产业升级。在过去5-10年,中国已经做了一些升级,从低端制造业逐渐升级到中端的制造业,如电子产品、机械制造等都取得了进展。而如高铁等高端制造业也成为了新的核心竞争力。“以前我们主要的竞争对手是新兴市场的国家,实现技术升级之后竞争对手会是韩国、欧元区国家等高收入国家,相对他们来说,中国在成本上还是有较大优势。

  朱海滨表示,他特别期待在新一轮规划中能真正贯彻“中国制造2025”,一些具体指标,如研发、教育方面的投入,以及配套的措施等可以在“十三五”期间得到更重点的关注。

  推动市场化需解决金融市场刚性兑付问题

  在进一步推动市场化方面,朱海滨评价,市场化的一些内容在最近一两年已经开始着手做,其中包括金融改革,财税改革、国企改革等等。但是实施效果却有喜有忧,部分领域发展仍然比较滞后。

  “这些滞后体现在:一个是金融市场上刚性兑付的情况仍比较明显,我们希望2016、2017年能在有序打破刚性兑付上做到突破。另外,在市场的准入开放和公平竞争上还没得到很好的贯彻。”朱海滨说,在市场的准入方面他最关注国企改革。“竞争性领域和国有垄断性行业到底怎么划分?尤其竞争性领域,是不是明确可以对民企开放,目前为止并没有很清晰的解释,我们希望‘十三五’规划可以在这方面有进一步的举措。”

  无需对TPP太悲观,很多国家希望脚踩中美“两条船”

  在继续开放方面,朱海滨特别提到了对TPP的看法,对TPP对中国造成的影响,朱海滨认为无需过度悲观。

  目前,不少评论对TPP对中国的认持有悲观态度,理由便是认为TPP是美国针对中国的战略举措,中国在国际市场上会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我觉得这个事情应该分两方面看。”朱海滨称,一方面,在全球范围内,最近几年贸易保护主义的倾向确实在抬头,这与全球经济增速相对较低的大环境有关。整个全球贸易的蛋糕在缩小,很多国家在稳增长的措施都不约而同地鼓励本国的出口,希望划分多一些贸易蛋糕。其中就包括美国提出的制造业回归和新一轮TPP,TIPP为主导的新一轮贸易协定谈判。

  而另外一方面,由于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地位比以前高了很多。朱海滨认为,虽然中国进出口增速在放缓,但从量上来说,中国仍然是全球最大的贸易国家和地区之一。“TPP的很多成员国并不是说加入TPP就是选择了美国而不选择中国,更多国家的想法是希望美国和中国两个市场都有。”

  朱海滨说,“从下一轮的谈判看,中国至少有一个事情是明确的——必须坚持对外开放的思路,不能因为全球环境大改变、具体的谈判难度上升而放弃这个目标。”

  10月降息或是本轮降息周期的终点

  除了对于“十三五”规划的展望之外,朱海滨还谈到了对于未来中国经济运行情况的看法。对于最近一两年内的经济走势,朱海滨并不感到乐观,他认为目前中国经济下行还未见底。

  “我们预计今年的GDP增速是6.9%,2016年是6.6%。”朱海滨给出的主要理由有三:去产能还将持续、房地产投资增速还将下滑、货币与财政政策会在稳增长和调结构间平衡。

  在去产能方面,朱海滨认为供大于求的局面尚没有根本改变,这导致去产能会在持续一两年。

  而在房地产方面,尽管最近房地产市场的统计数据出现了好转的趋势,但朱海滨却预测这种趋势并不意味着房地产投资真正复苏。“我们预计明年房地产投资会出现负增长,在-2%左右,下行的趋势会持续,但是下行速度会放缓。”

  至于未来的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朱海滨认为,随着经济短期回暖,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会往回走,其中,财政政策对于宏观经济的影响未来主要取决于PPP等措施的执行效果。

  而货币政策方面,朱海滨预测本月的降息很可能是本轮降息周期的终点,未来央行在降准或者定向货币政策支持的力度可能会更大,在今年年底至明年依然会有3至4次降准,但在利率政策上央行则会相对更谨慎。

  朱海滨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估计中国经济的“拐点”将会在2017至2018年出现,但“拐点”出现的早晚将取决于土地改革等改革措施的出台与推行情况。

 
推荐 | 关闭 | 收藏 | 打印
最新发布
一周热点新闻
首 页  |  经济要闻   |  政策法规   |  经济数据   |  功能区域   |  热点专题   |  影像北京
京ICP备08003934号
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 -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