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要闻 政策法规 经济数据 功能区域 热点专题 影像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要闻 > 宏观经济
需求端持续低迷 警惕全球性通缩来袭

2014-11-27 08:18   来源:金融时报

  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央行近乎史无前例的大放水并没有带来很多人担心的全球通胀报复性反弹。相反,由于危机重创之后的全球经济始终难见坦途,需求端持续低迷,使得迟迟不散的通缩阴霾成为目前多国政策制定者的心头大患,更令严重依赖全球需求的大宗商品出口国叫苦不迭,纷纷被迫谋求本币贬值。如何看待需求端低迷带来的一连串连锁反应?潜在的通缩风险又给政策制定者带来怎样的考验?围绕这一话题,本报特安排一组稿件,敬请关注。

  近期,种种迹象显示通缩阴影正在全球加速扩散。无论是以油价为首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低迷,或是最新发布的全球主要经济体11月采购经理人(PMI)数据,还是各国的通胀数据,均显示出需求端的疲弱,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目前,美欧物价指标增幅仍显著低于2%的目标线,日本更是迫于强大的通缩压力和国内居民消费的低迷而延迟增税,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的消费者价格增幅也较去年同期有明显下降。一时间,“全球通缩”类话题成为舆论新热点。对此,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教授于26日在京举行的财经年会上表示,全球物价集体下行的现象值得警惕。诚然,低物价在短期利好消费者,也给决策者提供了政策扩张的空间,但从长远来看,这既不利于各国化解财政负担,也不利于刺激投资,对经济增长前景是弊大于利。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伴随着发达国家央行掀起的一轮宽松潮,“通货膨胀”一度成为全球经济的主要风险。如今,鉴于全球需求持续疲弱,舆论关注点从“通货膨胀”转移到了“通货紧缩”。如果说早在90年代开始就深陷通缩泥潭的日本和尚未完全摆脱债务危机的欧洲诸国是这其中的典型代表,那么,从新近发布的数据来看,美国、亚洲等国也不同程度地受到威胁。数据显示,刚刚结束量化宽松政策(QE)的美国,9月份核心个人消费物价指数(PCE)虽达1.5%,但仍不及美联储设定的2%的目标水平。对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而言,此前公布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和最新的汇丰11月PMI初值均显示内外需求皆疲弱,通缩压力依然存在。为此,除美、英等少数国家外,各国纷纷加入新一轮货币宽松浪潮中。

  为此,英国《金融时报》刊发题为《世界需要合作抵御全球通缩》的文章称,“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可能都将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全球范围内通缩正在到来……归根结底,在上一轮金融危机后,全球主要经济体并没有寻找到更新与更有力的增长点,经济复苏始终低于预期。当总需求长期低于经济所能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从而形成负的产出缺口时,具有破坏力的通缩就产生了。这促使企业削减产品价格和工资,而这反过来又进一步地削弱总需求。”美国《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专栏作家艾伦·马蒂奇也关注到了全球债券价格大幅走低、通胀率回落、经济走软和全球多家央行“开闸放水”等现象,称“阻止通缩似乎要比大家想象的更加困难”。

  对于外媒热议的全球物价下行现象,黄益平认为,用“通货收缩”一词概括更为妥帖。“通货收缩的意思就是通胀率下降,但并不一定是价格的下降。只有当通货收缩发展到比较严重时,才有可能变成通货紧缩。”他在发言中表示。在他看来,造成通货收缩的最主要原因在于世界各国在危机之后的消费者价格指数,尤其是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大都处于较低水平,与大多数国家央行的政策目标相去甚远。“事实上,全球性的通货收缩对经济增长前景是非常不利的。”他进一步认为,首先,通胀压力非常低不利于各国化解已经十分沉重的债务负担。更重要的是,价格下行的大环境将不利于开展投资,这在中国尤其明显。“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大家一直在说刺激投资、刺激消费,但是为何制造业的PPI指标持续下滑,其背后根源在于国内投资相当疲软,无论是在制造业、房地产,还是基础设施领域。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经济复苏力度,同时也制约了政府在稳增长的时候所能做的工作。”黄益平强调说。

 
推荐 | 关闭 | 收藏 | 打印
最新发布
一周热点新闻
首 页  |  经济要闻   |  政策法规   |  经济数据   |  功能区域   |  热点专题   |  影像北京
京ICP备08003934号
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 -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