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要闻 政策法规 经济数据 功能区域 热点专题 影像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要闻 > 城市建设
京津冀互联互通大升级:京津保1小时通勤圈形成

2017-10-19 16:10   来源:北京晚报

  【导语】翻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账本,三地在经济、产业转移、能源、环境、交通等方面都出现了新的变化。居民可支配收入不断增加,能耗降低、绿地增加,同时道路的互联互通也让居民的出行变得便捷。

  

  统计数据

  木樨园向南100多公里外的白沟,连丹红在店铺中将新商品发给了老客户,不时有新的客户到她的店铺里洽谈生意。

  3年前,连丹红作为首批搬迁到白沟的商户,商铺、库房面积翻了几倍,同时新增加了许多客源,对于当初的决定她既满意又庆幸。

  京津冀协同发展,三地在经济、产业转移、能源、环境、交通等方面都出现了新的变化。居民可支配收入不断增加,能耗降低、绿地增加,同时道路的互联互通也让居民的出行变得便捷。翻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账本,有哪些故事、数据可以印证发展中的成果?

  账本故事

  连丹红的新店铺超过在京的规模

  浙江人连丹红,在北京木樨园地区做了十多年小商品批发生意。

  2014年8月,连丹红把商铺搬到了河北保定的白沟。

  从木樨园向南100多公里,白沟和道国际商城中,连丹红的摊位中摆放着锅碗瓢勺等各类生活用品。

  “为什么要搬走?我觉着,批发市场迁出北京是个大趋势,自己提前搬走,可以提前布局、重新开始,有利于以后的发展。”连丹红说,相比于在北京近20平方米的铺面及不到100平方米的库房相比,她在和道国际商城中的店铺面积变成了70多平方米,库房达到了近600平方米。“这下真是‘鸟枪换炮’了。”

  搬迁前,连丹红多次来到白沟考察。白沟,地处京、津、保三角腹地,拥有成熟的商贸市场,承接北京部分市场功能疏解。连丹红开始动心,最终成为市场中第一批搬迁到白沟的商户。

  初到白沟,连丹红遇到的挑战非常大。前几个月的入不敷出让她有些困惑,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连丹红将搬迁的消息告知了每一位老客户,崭新的店面和宽敞的库房里摆放着许多新商品,许多都是在北京无处展示的商品。人挤人、货压货的场面不见了。还通过网络发送给老客户,让他们了解商品样式。“老客户一个都没有丢,还发展了很多新的客户。”

  半年之后,连丹红的境遇开始转好,订单也大幅增加,开始恢复并最终超过在北京经营时的水平。“在白沟也会有一些优惠政策,租金什么的跟在北京时差不多,但是经营面积翻了好几倍。”

  连丹红常接到老乡以及其他商户的询问,询问搬迁后的状况。“我都会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们,会有半年的困难期,度过去了就慢慢好起来了。”

  程行仑挂职河北这一年

  西三环附近的首发大厦,首发集团副总经理程行仑忙碌于手中的工作。一年前,程行仑赴河北挂职交通运输厅党组成员、副厅长。最近,他刚刚结束挂职回到北京。

  在程行仑看来,京津冀协同发展中,交通的协同发展包括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交通运输服务等方面的协同发展。“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协同发展包括交通建设规划、标准的协同,包括打通部分‘断头路’、‘瓶颈路’,也包括为适应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需要,对一些原有较为薄弱的交通设施,进行补充建设和提升升级。”

  程行仑表示,京津冀公交“一卡通”已经可以在三地部分公交中互认,也就是说,拿着北京新发行的一卡通,便可以在天津、河北的部分公交车上直接刷卡乘车。在平谷区、燕郊等省市毗邻地区,正试点长途客运班线公交化。“长途客运班线公交化就是让居住在这里的居民,能够像其他城市市民一样,不再是以长途汽车作为主要交通工具,而是频次密集的公交车,使得居民出行更加便利。”

  “挂职干部能较好地发挥‘润滑剂’的作用,可以使已经建立的沟通机制、应急机制运转更加顺畅。”程行仑认为,挂职干部有着双重身份,熟悉两地的情况,了解两地的信息,在双方沟通中能起到特殊作用。

  京秦高速潮白河特大桥是影响打通京秦高速断头路的关键性控制工程,按计划应当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这座桥连接京冀两地,桥的中心点正好是北京与河北的分界线,按照常规应当是两家各建一半。出于工期和工程管理等因素的考虑,河北方面有意让北京方面代建河北方面的半座桥,但之前双方一直未能就此事达成一致。未能达成一致的原因是北京方面已经完成了相关工程的施工招标工作,并开始施工建设,这个时候接下代建工作任务不仅会增加许多工作量,而且还有很多需要跟政府部门协调的问题需要解决。而此时,河北方面的初步设计已经批下来,但里面却没有包括这半座桥。如果按照常规方式去调整设计、等批复、再招标,工期肯定赶不上。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程行仑数次往返于京冀两地协调,为打通“断头路”做着努力。“由于北京方面负责承建这座桥的正好是我的派出单位——北京首发集团,单位主要领导和负责此事的相关同志对此事非常支持,经过协调,政府相关部门也表示同意,最终这座大桥完全由北京方面建设,预计今年年底能够完工。”

  程行仑建议今后应当加强建设前的协商和沟通,而不是等情况发生时再去解决。对于这样需要两地共建的工程,可以考虑由双方轮流独立承担建设任务,以提高效率。

  账本评说

  京津冀协同发展

  是示范和样板

  连玉明(京津冀协同发展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北京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核心,是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的核心,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主要引擎。必须要坚持和强化“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的功能定位。

  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创新驱动,是面向未来打造新的首都及首都经济圈、推进区域发展体制机制创新的需要,是探索完善城市群布局和形态、为优化开发区域发展提供示范和样板的需要,是探索生态文明建设有效路径、促进人口经济资源环境相协调的需要,是实现京津冀优势互补、促进环渤海经济区发展、带动北方腹地发展的需要。解决北京“大城市病”的根本出路,是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一体化发展。调整疏解非首都功能,就是要把一部分不适宜首都的功能加以调整和弱化,使北京实现城市的良性循环和可持续发展。

 
推荐 | 关闭 | 收藏 | 打印
最新发布
一周热点新闻
首 页  |  经济要闻   |  政策法规   |  经济数据   |  功能区域   |  热点专题   |  影像北京
京ICP备08003934号
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 -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