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要闻 政策法规 经济数据 功能区域 热点专题 影像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要闻 > 城市建设
破解老楼装电梯难题的“北京模式”

2017-07-10 09:09   来源:北京日报

  眼下,全市正在大力推进老旧小区适老化改造,给老楼加装电梯是近期焦点。据统计,仅此一项就涉及 8万栋老旧楼房约25万个单元的400万户家庭 。

  和以往不同,这项民生工程的启动,不仅需要政府部门大力支持,还需要一个楼门的居民拿出统一意见。

  如何让有着不同诉求的居民达成共识,把政府的惠民政策落到实处?近日,记者走进试点中的海淀区清河街道毛纺北小区,展开调查。  装电梯,居民为啥会反对

  今年71岁的李恩平,家住毛纺北小区11号楼9单元的顶层——6楼。他军人出身,身体很好,爬上爬下没问题,老伴儿就惨了,膝关节做过手术,每次上楼,都得强拽着栏杆一点点挪,因此很少下楼。

  类似的很少下楼的老年人大有人在。“李达元就是,身体不好,又没电梯,干脆租了别处的房子住,离开了。”李恩平说。

  毛纺北小区建于1992年, 8栋楼54个单元没有电梯。小区里60岁以上的老人占了20%。今年初,毛纺北小区被列入全市9个新阶段老旧小区改造试点。

  社区给每一户居民家送去了“意向调查问卷”。结果, 仅加装电梯一项,就有五六十户居民填了“不同意”。

  需求明摆着,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不同意的?

  社区党委书记谢玉华拿起电话,挨户回访。“有四种情况:

  一是有多处住房的,不关心。

  二是担心技术问题,如遮光、噪音、暴露隐私等。

  三是认为不该收费。

  四是不肯说理由,就是反对。”谢玉华说。遇阻力,街道有预估。项目启动前,清河街道做了一项工作: 成立联合党支部。

  联合谁?项目建设主体海淀区住建委,项目实施主体海淀区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项目智力支持清华大学“清河实验”课题组,毛纺北小区物业,社区党委和居委会等。

  “这是一个技术和民意的沟通平台。”街道党工委书记米佳说,要求技术方每一个决策都要拿到支部会上讨论,居民得满意才行。

  如何有效反映民意?

  在“清河实验”课题组的指导下,街道组织毛纺北小区选举成立了“居民议事委员会”,包括17名议事委员和10名监督委员。他们大多是老党员、楼门长等,均匀分布在每一栋楼。为扩大代表性,还吸纳了两名青年业主加入。

  “我是议事委员,有什么事儿,都先给我们开会,有讲政策的,有解释技术的,有讲施工的,有什么新进展我们都最先知道。”议事委员、今年65岁的徐月明说。以前有些邻居说不上话,自从被选上议事委员,大家见了面,都主动向她打听,有想法也跟她说。“上面怎么安排的,居民的真实想法是什么,经过我们这么上下一沟通,就都清楚了。”

  现波折,一听收费额突然反悔

  不久前,项目召开说明会,宣布4号楼为试点。因为意向调查阶段,4号楼加装电梯愿望最强烈。其中,1、3单元同意率更是达到100%。

  会上还首次公布了收费标准: 一个楼门一个月最低要交1800元。

  一层居民不使用不交费,这钱要由2层至6层使用的居民共同分担。大部分居民都表示理解。但1单元的12户,却有3户起了变化。“一户出国了找不着人;一户推脱说她儿子住这儿,找她儿子说去;一户直接反悔,说太贵,不同意。”谢玉华说。

  每户都有自己的小九九,怎么达成一致?

  项目启动伊始,社区党委和居委会用了四个月时间,对所有住户进行了摸排。光出租户就近200户,有的房子被卖了几次,摸排难度可想而知。但社区愣是找齐了每一位业主打得通的电话号码。目录上,有人联系方式一改再改,不少名字后面有三四个电话。

  6号楼有位居民,也不说理由,就是不同意。这位平常不大和人交往,怎么办?69岁的老党员吴奎英主动请缨:我父亲和她父亲认识,她妈妈去世时还是我给穿的送老衣服,她的工作,我做!

  “我就是老毛纺厂的职工,好多居民都是看着我长大的,好多老师傅都叫我闺女,跟儿女说不上的话跟我说。 就凭着这一份情,我一定要带领大家把改造的事儿完成,这么好的惠民政策,千万不能错过。”谢玉华动情地说。初告捷,未来推进任重道远

  上个月,4号楼开始签同意书。3单元仅用了两天半就签齐了。到27日,1单元2单元也签完了。速度很快。

  后签字的居民大多仍是对收费有异议,怎么办?

  “以情动人。毕竟好多老街坊之间有着几十年的同事情、邻里情。”谢玉华说,最难办的是买二手房的,几乎没有熟人的新业主。

  4单元有一户年轻业主,迟迟不肯签同意书。谢玉华上班下班不厌其烦地打电话、发短信跟他沟通。“小伙子,你从外地来到北京,在这买房安家,就是想在这好好生活。这就离不开和谐的邻里关系。装电梯你也用得上,非拖黄了,以后邻居见面了,怎么看你?况且,你家也有老人,将心比心嘛。”最终,这位年轻业主也签了字。

  截至目前,4号楼还有一位业主没有签字。其余7栋楼50个单元还没进入签字阶段。未来还有很多难题,需要一步步克服。

  老旧街区社会问题久拖不决,是世界各国城市包括发达经济体的超大城市都面临的一个难题,北京市在破解这个难题方面做出了积极探索——

  社区治理模式的有效创新

  撰文|李强

  世界各国城市,包括发达经济体的超大城市,如伦敦、巴黎、纽约、芝加哥等,常为老旧街区诸多社会问题所困扰,比如贫民窟问题、犯罪问题等,笔者曾目睹这些地方老旧街区社会问题久拖不能解决的现象。

  老旧小区的治理,成为北京推进高水平现代化大都市建设的一个难题

  北京在面临疏解功能谋发展的重大转变中,老旧小区改造的问题日益凸显出来。北京有两种最为典型的居民小区,一种是新型商品房小区,另一种就是老旧小区。两种小区相比较,显然,老旧小区的治理成为北京推进高水平现代化大都市建设的难题。而在老旧小区中,人口老龄化急剧加速,这种没有电梯的楼房,老人上下楼就成为重点问题。据统计,北京老旧楼房约8万栋,共有楼门单元约25万个,涉及到大约400万户家庭。所以,近来老楼电梯成为广大居民、党和政府关注的焦点。

  笔者所带领的清华大学“清河实验课题组”参与了海淀老旧小区的适老化改造工作。经过前一段的工作体验,深切感到“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尤为重要。北京的建设需要两方面力量,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两者缺一不可,这两方面力量的结合就是北京谋求发展的社会治理创新战略。

  我们先看看自上而下的力量。习近平总书记两次视察北京,为北京发展提出战略布局,“建设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中央如此高度重视北京的发展建设,为北京带来重大发展机遇。北京刚刚开过市第十二次党代会,正在全面落实中央的战略部署。强有力的党和政府的领导,历来是我们的优势,具体来说:第一,党和政府强有力的集中统一领导,决策能力强;第二,各级组织体系直到基层党政和基层社区,社会动员能力强、执行操作能力强;第三,我国城市土地公有,城市整体规划、整体整治能力强大。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显然与自上而下的能力关系密切。所以,自上而下的优势是集中力量办大事,做起事情来比较快。

  老百姓对于老旧小区生活改善、社区提升有强烈的愿望,是自下而上力量的根本源泉

  当然,我们都知道仅有自上而下的力量是不够的,必须与自下而上的力量相结合。最近,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提出:“党领导下的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强调“实现顶层设计与基层实践的有机结合”,指的就是自上而下必须有自下而上的力量相配合。

  那么什么是自下而上的力量呢?通过调研,我们深切感到,老百姓对于老旧小区生活改善、社区提升有强烈的愿望、强大的需求,这就是自下而上力量的根本源泉。我们在清河实验的某一小区中,居委会征求老百姓对于社区改善的意见,一下子就收集到了97条意见,条条都非常具体实在。老百姓对于社区改善的关心又与“房改”后大部分居民都拥有产权密切相关。此次在电梯改造小区的调研显示,按有效样本计算,居民拥有房屋产权的(包括购买单位房改售房、购买二手商品房、购买拆迁安置房以及继承私房等)占到全部老旧楼房的99.9%。

  有恒产者有恒心。调研发现,在老人上下楼问题上,居民有强大的自我调整、自我改善的动力和能力。不少居民自己就将老人上下楼问题解决了:一种情况是,子女主动和老人调换了住房;另一种情况是,一部分老人家庭将高层住房出租,自己搬到低层房屋去住。所以,老百姓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十分强大,我们应该相信社会和居民有自我调节能力。

  自下而上遇到的最大难题是:居民意见不一致时怎么办

  自下而上的意见不一致在电梯问题上表现得尤为突出。不同的楼层利益差异很大,没有电梯的楼房,一层价格最高,六层价格最低。有了电梯以后,一层价格变得最低,五层、六层价格变得最高。由于利益不一致,形成共识显得极其困难。那么,是否还可能形成共识呢?实践证明,非常重要的是制度设计一定要合理,既然不同楼层的利益不一致,那么,就设计成:刷卡交钱,所交费用逐层递增,一层不使用不交钱。制度安排合理是形成居民共识的基础,但是,共识的形成仍然需要做工作,老百姓并不会自发形成共识。

  实践证明,在个体利益差别很大的情况下,共识的形成还是需要基层的积极工作。当然,在形成共识的过程中,必须有一种体现公平公正的力量,必须有一种“公共利益”的代表,这就凸显了党的领导的重大意义。我们党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在说服群众接受共识的过程中,基层党政组织发挥了巨大的引导作用。当然与此同时,也必须相信群众、相信居民的调节能力。例如,有一个低层住户,基层干部做了很多次工作,仍然很难说服,后来住在高层的老人亲自出面,毕竟是多年邻里关系,低层住户很爽快就签字同意了。目前,在54个没有电梯的单元中,有28个单元同意加装电梯的业主比例超过了三分之二。在目前准备施工的三个单元中,房主同意的比率都达到100%。

  凡是成功的方式,都体现了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治理原则

  让我们回到本文一开始的话题上来。北京老旧小区改造的任务确实繁重。巨大数量的楼门单元改造,单凭政府一方面的力量,或社会上任何一方面的力量,或某一种单一的方案都难以完成。我们必须思考如何创新社会治理模式。其实,老人上下楼的解决方式有很多种,前述的子女与父母更换住房也不失为一种好的方式。从技术上看,外挂电梯仅是一种方式,还有楼道升降扶椅等多种方式。

  目前,全国老旧小区电梯改造,除了政府主导的方式外,也有市场运作或居民自治运作成功的案例。不管哪一种运作方式,凡是成功的方式,都体现了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治理原则。当然,目前总的情况是,自上而下的动力很强,自下而上的实践明显不足。其实,老百姓中蕴藏着极其强大的改善老旧小区的需求和动力,调研证明,居民的活力需要有基层党政组织的动员与启发。老百姓的活力很难靠自发形成,需要基层组织去动员和焕发。

  总之,“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的社区治理模式”十分关键。按照这种治理思路,北京建设可以大大上一个台阶,建设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就一定能够实现。

  

 
推荐 | 关闭 | 收藏 | 打印
最新发布
一周热点新闻
首 页  |  经济要闻   |  政策法规   |  经济数据   |  功能区域   |  热点专题   |  影像北京
京ICP备08003934号
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 -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