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要闻 政策法规 经济数据 功能区域 热点专题 影像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功能区域 > 首都功能核心区
东西城3个胡同片区已试点“共生院”

2019-01-18 09:12   来源:新京报

  

  

  1月9日,银锭桥胡同7号的一处院落内景。西城把一些胡同大杂院改造成高端民宿。资料图片/记者 王嘉宁 摄

  在胡同疏解腾退与街区更新的大背景下,一种新型的胡同院落利用方式悄然诞生。这种被称为“共生院”的新模式,让胡同的原住民与新居民,共享百年胡同的闲适生活。

  目前,东西城有3个胡同片区开始试点“共生院”。东城草厂“青年公寓”项目开放申请,已经有人入住成为胡同新居民。昨日,市人大代表、西城区区长王少峰表示,今年,西城将在什刹海、白塔寺、大栅栏地区积极推进“共生院”探索。

  什刹海“共生院”:民宿已接待上百人次

  西城是北京营城建都的肇始之地,加强老城修补是重要工作。为了更好地保护与利用胡同院落这一传统建筑,西城从去年开始探索“共生院”这一模式。

  2016年,位于什刹海地区的银锭桥胡同7号院完成了部分签约腾退,之后,该地引入民宿业态,于去年正式投用,入住旅客能与剩下的4户居民共同生活。

  “腾出来的房子,空在那儿是资源浪费,管理维护也有成本。”项目负责人李森介绍,他们按照传统四合院房屋建造手法和工艺对其进行保护性修缮,拆除院落公共区域中的违法建设,并完善院落照明,改善了公共环境。

  这处被外界称为“共生院”的院子名为海棠画院,离银锭桥不远,青砖、灰瓦、红大门,从外到内,都保留了老北京大院的味道。去年年中时,海棠画院对外营业,虽然房间不多,但每逢节假日便十分抢手,迄今已经接待了一两百人次,想要入住,一般要提前一到两个月预订。

  民宿只是“共生院”的一种业态,李森透露,未来西城或将探索在腾退空间中引入文化工作室、人才公寓、“花舍”等其他功能,实现以收益带动环境的改进提升。

  草厂“共生院”:首批申请人已入住

  在东城团分组讨论中,市人大代表、北京天街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桦介绍,天街集团对北京唯一一片南北走向的胡同片区——包括草厂三至十条在内的共17条胡同进行整体修缮保护。在前门东区整体保护过程中,腾退出大批院落和房屋。

  根据东城的整体设计,草厂地区试点“共生院”,对腾退院落风貌进行修缮保护,增加基本生活设施,改善留下居民的生活环境;引入新居民,让腾退房屋得到利用,同时为胡同注入新的生机。

  李桦介绍,草厂区域的院落升级改造后,将功能定位为“青年公寓”,引入知识层次高的年轻人群,与老北京人做邻居,试点共推出了9个院子约16套房间。

  目前,草厂“青年公寓”项目已经开放申请,按面积大小月租金5000元至10000元不等。位于三里河边上的“春风习习杂志图书馆”的员工成为首批新居民,已经入住位于草厂四条的三套院落中,开始和胡同老居民共融。

  释疑1 “共生院”从何而来?

  按“一院一策”“一户一方案”改造老街区院落

  2015年下半年,东城南锣鼓巷四条胡同启动了申请式改善工作,部分居民选择了外迁,改善居住条件,胡同里出现了一批没有完全腾空的院子。这些腾出来的房子怎么利用?原住民的生活条件如何改善?在这种背景下,东城区提出“共生院”概念。

  在今年东城区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为改善居民居住环境,东城区开展了创造性的探索,试点开展“申请式退租”,引导留住居民制定自治公约,以南锣鼓巷四条胡同、前门草厂地区为示范打造一批“共生院”,坚持“一院一策”和“一户一方案”,改善提升居住条件,实现建筑共生、居民共生、文化共生。未来一年,东城还将通过实施街区更新、平房区直管公房申请式改善试点,探索一批“共生院”,努力打造一批精品街巷、精品街区、精品院落。

  市人大代表、西城区区长王少峰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西城区一直在进行平房区治理积极的探索,提出过微合院、四分院等概念,将院落改造和生活共享、生产共享乃至文化共生结合在一起。

  “这种微改造是很好的城市更新方式,我们会进一步推进共生院这一模式,不光是做民宿,还能做创业、设计、公共服务等等,希望有需求的市民共同参与。今年,我们在什刹海、白塔寺、大栅栏地区也将积极推进,只要群众有需求,相关机构有条件,我们就积极鼓励。”王少峰说。

  释疑2 “共生院”有何目的?

  最终实现传统院落居住文化与现代居住文化共生

  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东城区在雨儿胡同试点“共生院”,本着优先改善留住居民生活条件为前提,以满足居民基本生活对厨卫功能的需求为基础,利用“厨卫模块”对共生院进行改造。这种“厨卫模块”是功能集成、空间集约的用于厨房和卫生间功能的轻钢装配式集成体设施,或者将厨卫模块放置于房屋外,或者将厨卫模块嵌入房屋,也可以利用腾空房屋,集中解决院落居民厨卫需求。

  西城区什刹海试点的“共生院”,在半腾退院落内引入体验式民宿,原住民与游客同住一院,让游客与原住民“共生”。

  该负责人表示,“共生院”实现留住居民和新引入居民或功能共生,首先是建筑共生,保留的传统建筑与植入的现代建筑共生;其次是居民共生,留住的老居民与迁入的新居民共生;最终是文化共生,传统的院落居住文化与现代居住文化共生。

  ■ 声音

  “不能影响当地居民生活”

  市人大代表、北京正阳书局有限公司总经理崔勇昨日接受采访时表示,自从担任市人大代表以来,更加关注北京胡同变化,走访了几位曾居住在文保院落的老街坊,听他们讲述了从腾退到搬入新居的故事。崔勇表示,他能够明显感受到,北京市的文保院落腾退工作切实提高了这些“老街坊”的居住幸福感,也解决了文保院落的安全隐患问题。

  “去年,我提交了加大文保院落腾退力度的议案,也得到了北京市文物局的积极回复。”崔勇说。

  对于共生院,崔勇认为,不管是做民宿、文化空间,还是书店,我觉得都是“共生”的内容,接地气儿,能让大家对四合院生活有所感受,也能让城市建筑文化获得传承。

  不过,共生院也需要注意引导和管理,老百姓喜欢就鼓励、支持,不喜欢就换掉,什么样的业态可以进、进来后怎么发展,需要有所考虑,不能影响到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要和老城融合到一起,这样才能可持续发展。

  “明确文物腾退补偿条件”

  “目前北京文物有两个突出问题,一是使用不合理,被用作办公、办学、居住等用途;二是不开放,很多已经腾退的文物,都没有对公众开放。”昨晚,市政协委员宋慰祖在市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第六场代表委员采访现场说。

  对于北京正在进行的中轴线文物腾退,宋慰祖建议,应该修订文物法,明确对占用文物的单位和个人给予怎样的补偿条件,而不是一事一议。

  市人大代表崔勇在调研中也发现,东西城在文物腾退的补偿标准上有差异,无形中为腾退增加了障碍,建议市政府站在中轴线申遗和落实总规的高度,制定统一的腾退政策。

  除了中轴线沿线文物,宋慰祖还建议,要重视北京市留存下来的50多处会馆。会馆作为各地赶考文人为准备殿试“复习”的场所,是北京历史的见证。“修复好之后,要活态化利用,可以适度发展适应的文化产业,与原先使用的方向大致一致。”宋慰祖建议,会馆不一定都由北京市政府出资修,可以由各地方、行业修缮自己的会馆。(记者 李玉坤 戴轩 倪伟 裴剑飞)

 
推荐 | 关闭 | 收藏 | 打印
最新发布
一周热点新闻
首 页  |  经济要闻   |  政策法规   |  经济数据   |  功能区域   |  热点专题   |  影像北京
京ICP备08003934号
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 -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