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要闻 政策法规 经济数据 功能区域 热点专题 影像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功能区域 > 城市发展新区
村医不足引代表关注 医疗服务今年实现村村覆盖

2017-01-19 09:22   来源:北京日报

  “村医实在是太老了,老到什么程度?村里老人也叫她‘老奶奶’。”市人代会丰台代表团小组会上,市人大代表、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讲起了去年到农村调研医疗服务的事,引发不少代表的关注。他表示,本市村医普遍存在“老”、“少”、“跑”的问题。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本市要推进分级诊疗、提高基层医疗服务能力。对于这一问题,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回应,本市今年将继续加大力度选聘村医,医疗服务将实现村村覆盖。

  村民看感冒不该直奔大医院

  “老,是村医的年龄太大了;少,是不少村连村医都没有;跑,是好不容易招来村医,最后没留下。”张玉玺给记者出示了一份市人大农村委去年的调查数据,全市2000多个村中,还有800多个没有乡村医生。

  他透露,在调研中发现一些村子里的“大夫”还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赤脚医生”,年龄已经很大了,甚至只能给药,连最基本的打针、输液服务也无法提供。

  与张玉玺有同感的还有市人大代表、密云区古北口镇司马台村支书吕大如。他介绍,村子里常住人口近2000人,但唯一的“赤脚医生”已经60多岁,这对于一个依靠旅游发展经济的村子来说,实在欠缺。然而,这位“大夫”也并不是啥都会,轻易不敢给病人扎针输液,平常就是发发药。

  更让这两位代表担心的是,缺乏农村医疗,村民一生病就得奔区里、市里的大医院。“如果看个感冒都得跑到城里,那城里的医院得多挤!”张玉玺说。

  分级诊疗关键得留住人才

  即便这样的“大夫”,吕大如也视若珍宝。看诊的房间都是村里专门腾出来的,薪金上除了每年政府的补贴外,村里每年还会补助近4万元,只为留住人。

  其实,相关部门近几年也在力推提升农村医疗水平。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本市将“推进分级诊疗”、“提高基层医疗服务能力”。

  “一些青年医生也不愿意下到基层、特别是这些农村偏远地区,选择进入大医院希望有更好的发展,水平也能有所提高。”市人大代表、顺义区医院主任医师袁会文向记者道出一些医生的担忧。另一位“医生代表”王金枝建议,可以定向培养乡村医生,也应该严格落实提拔干部时对医生基层经历的考核力度。在一些地区、医院,对于干部的提拔任命都会有“下基层”的考核。

  为什么留不住人?市人大代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李海丽认为,应该让基层医生与大医院里的医生缩小待遇差距,让他们能有一样的发展前景。

  “希望政府能对农村医疗、特别是村医加大补贴。”张玉玺在调研中发现,一些集体经济强的村子,村子里的医疗服务水平就会较高,因为村本身对村医也有“支援”,这也是提高农村医疗覆盖的一条途径。

  本市今年将继续聘“村医”

  对于农村医疗问题,本市也一直在发力破解。2016年,本市下发《关于加强村级医疗卫生机构和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实施方案》,决定将乡村医生由人员管理转为岗位管理。去年8月,本市也公开向社会招聘乡村医生岗位人员。首批招聘人数158人,涉及昌平、大兴、通州、顺义四个区,对绩效考核合格的人员,基本补助标准为每月3500元。

  “本市今年会继续招聘乡村医生,实现所有空白村医疗服务的全覆盖。”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向记者回应农村医疗服务将如何提高时透露。不过,医疗服务的全覆盖并不意味着每个村都有医生,由于各村条件不一,也可依靠乡里医生。

  在王金枝看来,“医药衔接”也是提高农村医疗水平的举措。“同一种药,不同的生产厂家,药效也不尽相同。”她说,目前存在的问题是同一个药品虽然在三甲医院和社区医院都有,但社区医院的药生产厂家往往不如三甲医院。到头来,大夫觉得药效不好,老百姓也不愿意买,还是会跑到大医院去看病,“分级诊疗”也就很难真正实现。

 
推荐 | 关闭 | 收藏 | 打印
最新发布
一周热点新闻
首 页  |  经济要闻   |  政策法规   |  经济数据   |  功能区域   |  热点专题   |  影像北京
京ICP备08003934号
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 -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