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要闻 政策法规 经济数据 功能区域 热点专题 影像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分析研究 > 热点关注
机构调整到位 证监会简政放权

2014-04-14 08:21   来源:经济观察网

  备受关注的证监会机构调整结果以及最新人事安排,在4月9日下午两点进行了内部公布。作为中国证券期货行业的监管者,中国证监会几乎是最早一批践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简政放权”理念的部委之一。

  此番机构调整似乎并非终点。经济观察报获悉,证监会扩大监管“盘子”的构架鲜明,很可能新设的再融资、债券、私募和产品创新监管办,代表着证监会对由传统业务监管向债券扩容等新业务的重视。

  调整到位

  “9日下午两点在会里正式宣布的,大家最关心的人事安排基本都在预期之内。”在一位大型上市券商的副总裁看来,此次证监会主要业务部门合并及最新人事安排基本按部就班。由于此项工作早在去年6月份就开始筹备,期间往来讨论已有多次,因此大部分结果都在预期之内。

  经济观察报获悉,今年2月份,中央编办批复同意了证监会内设机构和职能调整方案,即“并四设四”,随后证监会进入细化阶段,并在4月8日下午内部口头宣布了一系列人员工位调整方案。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4月11日表示,证监会机构设置调整工作已经结束。

  据经济观察报获得的资料显示,根据最新的部门设置,证监会新发行部将原发行部和原创业板部进行了合并,新发行部组成人员为:主任刘春旭,副主任王宗成、陆文山、常军胜、曾长虹、胡宝海。

  新发行部下设九个处室,分别为负责主板及中小板法律事务的审一处、负责主板及中小板财务事务的审二处、负责创业板法律事务的审三处、负责创业板财务事务的审四处、负责再融资法律事务的审五处、负责再融资财务事务的审六处、负责发行业务的审七处、发审委处和综合处。

  而上述这九个处室的处长分别为段涛、蒋彦、刘书凡、杨效红、吴国舫、李志玲、田斌、郑健和张望军。其中值得一提的是,之前担任原发行部综合处处长的张望军,在此次证监会机构调整前结束了在山东的挂职锻炼,重新回到原岗位。

  另一重大的业务部门合并则是由上市一、二部合并成新的上市公司监管部,原上市公司监管一部主任欧阳泽华任新上市部主任,原二部主任赵立新担任分管一、四处的副主任,另外三位副主任分别为陆泽峰、周健男和沙雁,其中陆泽峰分管二、三处,周健男分管并购一、二处,沙雁则分管综合、五处。

  新上市公司监管部的各处长人选分别为:综合处处长金蕾,一处处长蔡曼莉;二处处长王长河;三处处长马骁;四处处长曹勇;五处处长孙念瑞;六处处长汝婷婷;七处处长陆芳。

  除了上市公司方面,证监会对于机构的监管同样引人关注。对于证券公司、基金公司和期货公司而言,由原机构部、基金部、期货二部等部门合并后新设立的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更是涉及到他们切身利益的直管部门。

  9日的结果同样披露了这一项变动:原基金监管部主任王林如期成为新机构部主任,同为部领导的还有巡视员谢世坤,以及副主任梁永生、徐浩、李格平,还有副巡视员祁春波。

  新的机构部下设10个处,领导安排分别为:综合处处长付唯龙,负责综合行政;一处处长吴孝勇,负责机构设立业务牌照高管等许可;二处处长林晓征,负责公募产品注册及资管产品备案;三处处长蒋颛顼,负责法规和业务综合协调;四处处长童卫华,负责证券公司及证券业务日常监管;五处处长李莹,负责基金公司、子公司及基金业务日常监管;六处处长程莘,负责期货公司及期货业务日常监管;七处处长赵慧文,负责保荐机构及投资监控监管;八处处长张冀华,负责投资咨询机构及业务监管;九处处长段晋霞,负责对外开放政策。

  监管思路

  “肖钢的最重要工作之一是推行注册制,这不仅仅是‘放权’的重要体现,也是中央政府行政改革精神的落实。”北京一位券商高管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此次调整是在为接下来的注册制做准备,发审委的作用将逐渐淡化,更多的权力交还给市场自己来决定。

  4月10日,肖钢在博鳌亚洲论坛表示:“新股发行注册制改革草案有望年内推出”。他此前还称,如果2015年《证券法》修改完成,那么注册制就能实施。

  出任证监会主席已满一年的肖钢,从最初的低调慎行,到落实加强稽查力量,对系一列案件铁腕治理,再到已经完成的审批职能部门合并,肖钢主政下的证监会“监管思路”正在逐渐清晰。

  肖钢的做法,如果从中央“顶层设计”的指导思想来推导,自然不难理解。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让市场成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力量,新一届中央政府推行的简政放权,同样意在更大程度的发挥市场的作用。去年年底重新开闸IPO时,证监会对新股发行制度进行的较大力度改革,就已经体现出明显的注册制意图。而此次证监会机构调整,也是肖钢践行简政放权的一大步,与其监管思路及往常做法一脉相承。

  事实上,证监会这两年,无论是郭树清主政,还是肖钢主政,都在同一理念下不断地进行着改革,监管的连续性很好地得到保持,也使机构、市场等各方参与者对此形成了稳定的预期,无需担忧政策的突然变脸。

  不过,在大的框架范围下,不同主政者还是有着不同的行事风格。北京一位大型基金公司副总裁认为,在保持严格监管的同时,郭树清更侧重于对行政审批权的下放,诸如再融资审批权下放到交易所、基金公募产品从审批到备案、基金公司设立子公司参与更大范围的资管业务、券商资管放开、发行制度渐进改革等等,都体现了这一思路。

  肖钢在继续保持行政审批下放的同时,也加大了稽查监管。今年3月,肖钢宣布证监会将大幅扩充执法力量,新增600名稽查执法人员,与目前证监会稽查执法队伍人数相当。他还强调,证券稽查不搞“运动式”执法,更不能根据市场指数的涨跌来调整执法力度,要始终保持高压态势。

  肖钢4月1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还表示,A股的市场化程度远远不够,同时资本市场对法治有高度的依赖性,没有健全的法治就谈不上健全的市场,未来的方向是朝着法治化和市场化的方向来出台措施。“二人的做法既体现了自己的特点,又都在向着同一个目标改革。”上述基金公司副总裁认为,中央对于资本市场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郭、肖对于自身的使命,显然有着清晰的认知。

  实际上,早在去年5月,肖钢曾就证监会系统如何转变职能表示,证监会作为监管部门,对不该管的事情,要坚决地放、逐步地放、放到位;法律允许放的,抓紧放,法规还不允许放的,修订法规条例后逐步地放;对不符合转变职能要求的行为,要坚决地改、逐步地改;对需要管好的事情,要坚决地管住管好。

  在一位证监会内部人士看来,此次机构调整,其实在肖钢上任前即已开始酝酿,有了大政策的背景,更加顺利成章,甚至可以说是时不我待。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调整之后,新的监管思路还在延续。经济观察报同时获知的另一信息是,证监会一直有意扩大监管“盘子”的构架鲜明,很可能新设的再融资、债券、私募和产品创新监管办,代表着证监会对由传统业务监管向债券扩容等新业务的重视。随着互联网金融浪潮的席卷和券商创新产品的层出不穷,证监会的监管思路跟上时代潮流,已是刻不容缓。

 
推荐 | 关闭 | 收藏 | 打印
最新发布
一周热点新闻
首 页  |  经济要闻   |  政策法规   |  经济数据   |  功能区域   |  热点专题   |  影像北京
京ICP备08003934号
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 - 网站声明